36462487_1861910127180760_457532412092481536_n.jpg

 

作者:傾蓮池

 

我以前在分析心理學家伯特·海靈格的理論時,說到一個普遍的案例,在一個離異的家庭裡,如果子女過分地涉入父母的婚姻,對一方產生過多的連結,會導致自己將來也重複如父母一樣的婚姻命運。

 

心理學的觀點是,子女承擔了不屬於自己的責任,父母的感情如何,是他們的事。

 

一旦子女過於介入,萬分想為挽回父母的婚姻,或者潛意識中由於很愛一方,會對其命運產生認同,然後將來重複,以表示始終不渝的愛。

 

如果你很愛一個人,當他患難時,你會有援助的衝動。若是物質上的金錢、人脈等,乃是人力所及的範圍。而若是重病、災厄等問題,愛之深,會有代受、承擔的想法。

 

在佛法中,經常見到的事是,幫別人修法迴向了,自己生病或者不順,開始出現很多障礙。

 

這裡面的因素很複雜,不能一概而論,不能說你幫人修法自己就倒霉。比如你已經修證甚深,猶如大河,治療一個病人,只是大河灑點鹽而已。

 

大菩薩已經證得我、法二空,彷彿是無際的大海,善度一切有情而無所度者,任云自在。

 

你若只是普通人,對方業障重,就像一個水杯裡,灑了一包鹽,就完全變了味了。

 

一般為人修法,涉及到的因素是:

 

1、冤親債主的報復。

2、法界中執法鬼神的懲罰。

 

有些人的病患厄運,是冤親債主前來討債,還持有地府的令牌。有的事陰差鬼使持地府的號令來懲罰,相當於執行公務。你一旦干涉了,受反噬的可能性很大。

 

如古代有位法師善持穢金剛咒,有法驗咒力,能為人治病除障。有次受人之邀前往治病。晚上夢見有使者告知,自己受天帝之令來使這人患病,請師勿往。

 

法師醒來忘記了,到了病人家,持咒加持水,灑向病人時,才突然想起夢境。但是彼時已晚,法水倒流回來,他受到反噬,回去就生病了,無法治愈,幾天后圓寂。

 

那麼,我們難道見死不救?畢竟佛菩薩和上師常教導我們要發菩提心、慈悲心。

確實如此,當對一切眾生生慈悲心,然而也要量力而行,採用恰當的方式。如穢跡法師若勸病人懺悔、自己修功德,自然沒有那種反噬力量。

 

古書《道德經》雲: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是無所謂仁慈,它沒有仁愛,對待萬事萬物就像對待芻狗一樣,任憑萬物自生自滅。

 

在哲學上,關於天是否有意志一直爭論不休,這也不是本文的重點。在我們佛教的觀點,天上有帝釋天、梵王等大天的意志,他們是護世聖者,會引導下界眾生修習善法,五戒十善,而不是造惡。

 

天神外力的引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每個人主要由自己的業力因果主導著命運。

 

帝釋天居住於須彌山頂,是法界政府的最高管理者,故名為天帝。忉利天上面的虛空天界,不具體管理下界政務。

 

既然有一個法界的管理體系,就必然涉及到天律、律法,地府也有特定的法令,一個人去到了地府怎麼判,皆有規定,而非亂來。

 

因此,當一個人殺害了很多眾生,那麼,不論是自業成熟,還是天神陰差等執行因果,他從惡道轉世為人後,餘報可能是多病短壽。

 

可能他前世為人時,做過布施,精研學問,今生富貴、博學多才,是天縱之才,然而卻患上了不治之症,英年早逝。

 

親朋的視角:如此不幸,萬分悲痛。

世人的視角:走得這麼早,可惜!

執行因果的諸神:一報還一報。

 

所有的這一切,都在揭示一個真相:每一個人都應為自己的錯負責。最根本的改變還是在自己身上。如果有旁人干涉,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佛菩薩具有遍知之智慧,每一個地方將要發生什麼災難,全世界各大醫院裡的病人之哀嚎,也悉知悉見。

 

在災難中得到佛菩薩化身救度的,也必是往昔種下被救之善因,如供養佛菩薩,修持經咒。無任何善緣的,只能隨業漂流。

 

而造被救之因,也操之己手。阿彌陀佛雖有四十八大願,若眾生無信願行,也難以直接接引往生極樂世界。

 

從佛法的視角,一切還是從自身下手,回到心性上面,通過轉變心性來改變業力,從而改變命運。

 

你的親人若生病了,他們不信佛,你為他們誦經咒,亦是情理之中,不用太擔心。

 

印光大師在《上海護國息災法會法語》中開示:

 

上海黃涵之居士之母,不能食素,且不信食素為學佛要事。黃涵之函詢其法,餘令其於佛前朝夕代母懺悔業障,以母子天性相關,果能志誠,必有感應。涵之依之而行,月餘,其母便吃長素矣。時年八十一,日課佛號二萬聲,至九十三歲去世。

 

 

下面,介紹一位師兄的妻子的故事:

 

本人經歷過很多次震撼的靈異經歷,但大部分時候,都暗示自己主動忘記這些事情,和平常人一樣,過一個理智現實的平常生活。

 

所以從來沒有和別人提起過自己的這些靈異事件。最近看蓮池師兄發表的文章,也說說自己的一段經歷,或許能讓人悟到點什麼。

 

事情要從我愛人說起。

 

我愛人,年紀輕時,一直有些自然的特異能力,為什麼說自然?

 

是因為沒有刻意施加過意念,或者主動想要去做過,一切都是自然發生。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無論一個人,臉色有多差,多黑暗無光,只要和我愛人聊天,10分鐘後,對方的臉色就會煥發很亮的光芒,這種光芒,每個人肉眼都能看見。

 

尤其是一些殺生,抽煙,吃肉很嚴重的人,臉色都是很昏暗的,但和我愛人接觸後,會自然變得光亮。

 

病人,身感病痛,我愛人在她身邊安慰,對方病痛也會減輕或者全部消失,尤其手摸了以後,都不會再痛。

 

2001-2002年之間,遇到一對東北夫妻,年齡不超過33歲,開美容店,一年收入有70-100萬,在那個年代,算是生活很優越的。來往過3-4次。

 

有一天,那個女老闆,突然看到黑白無常拿著鎖鏈,出現在她的面前索命,要帶她離開這個世界,她說有兩個女兒要照顧,但黑白無常根本不聽。

 

開始是在樓道裡看見,後來直接出現在臥室中,而且是大白天。

 

那女的嚇的要命,當天下午就趕到我家,和我愛人說這個事情,表情相當恐懼。

我愛人,讓她坐下休息放鬆,只是輕鬆的和她說了一句:你沒事了。

 

那女的馬上露出笑容,說沒事了,然後笑嘻嘻的離開回家了。

 

不過自此事件後,我愛人生了一場至今沒有完全康復的大病。

 

尤其是一年多前,每天都生魂下地獄領受各種刑具,有時一天當中,臉的形像變成不同人的樣子,有的直接是骷髏型臉。

 

原來我愛人長得很好看,很多人都說她是明星相,有的誇她長得像天仙。自那件事情以後,樣子已經完全改變。

 

現在將近20年,病情只是好轉,但沒有康復。我也找人幾位有神通的人看了,都是說三魂七魄,少了魂魄,這一輩子,都不會完全恢復了。也有人說她是帶果位下來的,是替人承受了業力。

 

也就是從這件事情中,我們深深認識到,不要介入別人的因果。介入到別人的因果,真很可怕的。業力發作,真的生不如死,家庭也毫無幸福可言。

 

至於那位東北女老闆,從此也沒在相互聯繫過,對方也沒有說過一句感恩或者問候的話。

 

好在蒼天惠顧,現在生活越來越好,以後餘生,也只希望過個平靜平安的生活。

現在回憶起來,2003-2005年之間的家庭變故慘烈,每每都有劫後餘生的感受。

 

每每遇到我愛人生魂下地獄的時候,外面都會下大暴雨,昏天黑地,雨水淹到汽車排氣管的高度。

 

2003-2005年,那些時間,我愛人很少吃東西,人瘦到皮包骨,因為我們看到的米飯,在她眼裡是蟲子。

 

其他的說出來,更是嚇人,肉身或者物質時間,但看到的空間,又是地獄中的場景。我愛人說,如果是其他人看見,會瞬間精神崩潰,變成精神病。

 

為此,我也尋訪了一些有神通的法師,民間高人,即使說出因果,但大部分都無能為力。看來只能等業力自然結束。現在比15年前,要好多了。已經消除了85%的地步。

 

人少了魂魄,通常地說,就是失心瘋 是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念經、修行的。我愛人85%是可以自理的,和人交流,也很正常。

 

只是很少說話,在感受中,沒啥好說的,說說也只是應付場面而已。在外面正常,在家裡,關起門來,還是會自言自語。

 

有神通的人說,是少了魂魄了,魂魄被其他眾生拿去投胎了。而且是被不同的人幾個眾生拿去投胎了。所以這事,按照那個法師說,已經無解。

 

那個有神通的法師說,一輩子,不能完全恢復,還有些修行層面的話,不太方便說。

 

這個有神通的法師,戒律清淨,有大天眼,能看見所有人往世的親屬投胎在哪裡,能神遊佛國淨土,能看到一個國家的千年運勢和地下的靈界、礦藏。

 

據他說,不同國家地下的靈界,都是不一樣的。

 

日本是鬼界出入的大門,台灣是眾多阿修羅靈聚集的地方,美國的地下全是金幣,香港的地下是一條黑龍等等。

 

曾經有個人以給人看病而出名,沒有他看不好的,只要他手一摸,對方的病就會好。

 

我那個師父說,那個人背後一隻大的虎靈,很威猛,很巨大,所以一般的小附體見到這個大老虎,馬上立刻逃散,所以他能幫人看病。

 

這種靈力看病,都是介入因果,都是非法的,說以後都會有果報。我愛人也是犯了這個因果。

 

這個師父神龍見首不見尾,很少能遇到,這些都是當年遇到時告知的。

 

這個師父過得很清貧,他從來不用自己的神通去賺錢。每天只是念佛和修孔雀明王法,主張老實修行,往生極樂世界。

 

如果他以神通去給那些富豪去看風水,早就發了,但他一直默默修行,過著比一般人要清貧的生活。

 

這是10多年前接觸過的,後來就沒聯繫過了。

 

他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要戒律清淨,如果戒律不清淨,我們的緣分就自然斷了。

 

我想這麼多年沒再遇到,是不是自己戒律約束不嚴格導致。我只是供養過他幾件衣服而已。

 

因為這個法師不愛出名,所以不方便說真實法號。

 

他說台灣是阿修羅靈聚集的地方,所以陰廟多,世俗的紛爭也很多,這個都和背後靈有關。

 

不過他很謹慎因果,不願意說一些事情,怕魔靈報復,因為他都能看得見。

 

那個師父很謹慎因果,告誡不要和身上有魔靈的人打交道。他說這個不是慈悲不慈悲的問題,如果修行沒有證量,普通人根本擺脫解脫不了魔靈的影響力。

 

修行的功德,也會被拿走,功德就像光。 (傾蓮池注:在密宗,提到人的持咒之咒功,可能會被魔崇奪走,從而沒有法驗,無法證悉地)

 

佛用慈悲,魔用暴力。

 

我這個師父,也是火供瑜伽焰口,寶篋印咒法、準提咒法,幫我和我愛人超度把有緣的眾生請到現場加持,談條件、說法,燒供食物和紙錢。

 

食物主要是大米、牛奶、麵粉、白砂糖等,紙錢就是錫箔元寶,這些東西拉了一小卡車。

 

再和師兄說個有趣的事情:

 

和那個有神通的法師,初次見面時,為了考驗他是不是有真的神通,我故意拿一張相片,是一位因病英年早逝的親屬的相片給他看,看看這個人的狀況和運程。

 

他看了以後,立刻說:這個人不在地府,也不在人世。在天界,穿著白色發光的衣服,光很大,一直在笑。

 

法師說:我看到她時,她也在看我,一直微笑。法師看到的同時,還可以用神通心靈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