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67529_952317421638834_6660815005543301120_n.jpg

 

作者佚名

醫方明為佛教五明之一,是古印度佛教徒必修之學問。所謂醫方明,指的就是佛醫的基礎知識、理論體係以及醫治眾生種種疾病的手段和方法。佛陀在宣說《妙法蓮華經》時,充分展現了“能醫眾生之病,能救眾生之苦”的高超醫術和偉大情懷。

佛醫對病因的認識

 

佛醫學以四大、三學等佛學理論為指導,以悟證論治、調理心神、注重飲食為特徵,以啟迪無上智慧、改善思想境界、追求永恆真理為目標,最終達到人體內外環境全面協調的醫藥學體系。

 

佛醫認為,病有三因,即外因、內因和業因。外因——地、風、水、火“四大”不調,內因——貪、瞋、痴“三毒”為患,業因——前世今生孽債宿根之果報。 《維摩詰所說經問疾品》、《佛說佛醫經》等詳論了疾病的內外之因,並指出調節外因、斷除內因的方法,即外因可以醫藥愈之,內因可以禪定制之。至若業因則是無法逃避,只能以懺悔等等對治來決定預後轉歸。業因指造成善惡果報的原因,包括行為、身心、意念等方面;果報指對於善惡業因的苦樂報應,包括時運、財運和疾病等方面。

 

佛醫的治病方法

 

佛醫的主要治病方法在於把握好“一綱八因”。在分清寒熱的基礎上,針對地、水、火、風、貪、瞋、痴、業八個方面的致病主因,佛醫往往以通治方的形式來治療各科疾病,每每會起到良好的治療效果。

 

在佛醫的致病八因之中,各因各有相應的主證,各有相應的治療方法和常用方藥。

 

“地因”的主證有力退、痰阻方面的疾病。主要表現為:體力減退,疲倦乏力。自我感覺力氣衰弱、困乏思睡,體質整體下降等各種虛證。

 

“水因”的主證有寒性、水濕方面的疾病。主要表現為:畏寒肢冷,咳嗽痰稀、腰酸疼痛或四肢腫脹、手足發涼等各種寒證。

 

“火因”的主證有火性、實熱方面的疾病。主要表現為頭痛、失眠、眼脹、咽喉疼痛,甚至發熱、牙齦腫痛、口乾舌燥等熱證。

 

“風因”的主證有氣滯、血瘀方面的疾病。主要表現為胸悶、氣緊、腹脹、噁心、嘔吐,頭部或腰部刺痛以及婦女月經不調等氣血瘀滯方面的症狀。

 

“貪因”的主證有自我感覺手足躁動不安,信心減退,對自己做過的事缺乏自信(如把門鎖好之後,還會回頭思量是否真的鎖好沒有)。

 

“瞋因”的主證有自我感覺心氣不順,頭脹胸悶,容易生氣動怒(有時會莫名其妙與親人生氣)。

 

“痴因”的主證有自我感覺語言行動有所遲鈍,失眠多夢,容易忘記(感覺這一段時間記憶力減退,心裡彷彿蒙上一層迷霧)。

 

“業”的主證有自我感覺有邪氣纏身,夜裡驚恐,惡夢時作(有所經常會夢見已經去世的親人或熟人,而且情境十分恐怖)。

 

對於上述之疾患,地者補之,水者溫之,火者清之,風者散之,貪者戒之,瞋者定之,痴者慧之,業者善之。

 

“天王補心丹”為唐代高僧道宣律祖所傳。道宣律祖(596-667),俗姓錢,江蘇鎮江人,是佛教律宗南山宗的創始人,一生專究戒律,制定佛教受戒儀式,從而使律學成為專門學問,開創了律宗一派。因居終南山,故又名“南山派”、“南山律宗”。道宣律祖一生愛好醫藥,故與孫思邈為友,且交往甚密。

 

道宣律祖晚年,居終南山白泉寺,每日在天王殿中誦經念佛,不捨晝夜。因此,道宣律祖過度勞心成疾。 “天王”念其課誦勞心,故在夢中授予此方,專於補心,名為“天王補心丹”。後來,道宣律祖將此方公諸於世,凡勞心之人,盡可服用。

 

上世紀80年代後期,在甘肅敦煌莫高窟石室中發現,唐人寫本佛經的末尾,有“毗沙門天王奉宣和尚補心丸方”的記載(現藏英國倫敦博物院),與傳說頗相吻合,方中所用藥物也基本相同。

 

印光大師開示念佛養神養心

阿彌陀佛是大醫王,一句佛號是阿伽陀藥,若能常念佛號,最能調養身心,於道業、事業皆做增上緣。

 

至於業障重,貪瞋盛,體弱心怯,但能一心念佛,久之自可諸疾咸愈。

《印光法師文鈔增廣•复永嘉某居士書五》

 

念得清楚,記得清楚,聽得清楚,妄念無處著腳,一心不亂,久當自得耳。從一至十,從一至十,縱日念數万,皆如是記。不但去妄,最能養神。

《印光法師文鈔•復高邵麟居士書四》

 

念佛,亦養氣調神之法,亦參本來面目之法。何以言之?吾人之心常時紛亂,若至誠念佛,則一切雜念妄想,悉皆漸見消滅;消滅則心歸於一,歸一則神氣自然充暢。汝不知念佛息妄,且試念之。

《印光法師文鈔增廣•复馮不疚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