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05263_647427502339997_9220186584165384192_n.jpg

 

作者佚名

這是20多年前的事了。

 

那時我姐姐在做生意。生意很好,隔兩個星期就去武漢的漢正街進一次貨。有一次,她準備第二天凌晨去進貨。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在老家里和媽媽一起做飯。夢中的房子及周圍的情況和現實中一模​​一樣。

 

房子前面有個空場,空場前是菜園,菜園前有幾座墳墓,墓地比菜園高度約低兩尺。廚房的門口和這些地方相對。

 

夢裡,我姐姐看到一個穿著長衫大約40多歲的中年男子,從墳地方向走到廚房。他拉長了聲語重心長地對我姐姐說:金桂呀——你不去啊!你不能去的啊!

 

姐姐第二天醒來,雖然覺得這個夢與別的夢不同,很清晰,印像很深,但還是沒有當回事,還是準備去進貨。可是,等她準備出發時,突然發起高燒,渾身軟弱無力。無奈之下,只好作罷。可是,等錯過了乘車的時間後(那時只有一趟車到漢正街),燒就馬上好了。

 

第二天姐姐又去銀行取錢。到了銀行,又渾身發燒發軟,無法堅持。晚上又重現昨天一樣的夢境,說同樣的話。連續三天都做一樣的夢。第三天晚上還加了一句,你要聽話啊。

 

由於貨實在是賣空了。雖然姐姐心裡覺得這些夢和身上的病來得突然,去得突然,很蹊蹺。第四天早晨還是堅持上了車去進貨。

 

姐姐上車後,發現車上只有一個空位了。想起夢裡的話,她特意請求別人和她換了一個位子。車不知不覺快到武漢了,她也在車上睡著了。

 

突然,一陣吵嚷聲將她從夢中驚醒,同時,她感覺到有東西從眼睛裡流出來,她下意識地用雙手摀住眼睛。只聽到車裡的人說,不得了,不得了!這女孩的眼睛肯定沒用了! !師傅!你趕快送她去附近醫院!我們都轉到其他車裡去漢正街。

 

大家都非常焦急,司機師傅也嚇著了。車裡的人都下來後,司機趕緊將她送到了附近的醫療點。醫生問她眼睛能否看得見東西,她說看的見,自己感覺沒什麼大問題。醫生說傷口在內眼角,蠻嚴重,迅速做了處理,縫了十幾針。然後,叮囑她要去大醫院看,幾個月內不能見強光。要帶墨鏡。

 

姐姐非常堅強,還堅持將貨進回來了。當時我們這裡有個師兄的老公一起去的,回來將此事講給她聽。原來當車到達武漢附近的一個鎮裡時,忽然有個人衝到車前攔住車,大喊大叫。然後將一個裝著東西的蛇皮袋砸向車子,打在了玻璃上。玻璃渣子刺在了姐姐的眼睛上,她自己當時不覺得,可實際上流了好多的血。

 

姐姐將這件事的前後講給父母聽,父母嚇得不輕。父親也不知道房前是哪位先人的墳。便拿出家譜查看。非常驚奇的是,家譜上竟然記載著有個祖先正是埋在這個地方。上面寫著世煌公,去世時39歲。已經距離我們七代了!

 

按時間算,那個時期的服裝正該穿長衫。年紀39歲,也與姐姐夢中見到的年紀相符合。姐姐那時自己比較年輕,加上古人一般比現在人顯得老些,所以她認為是四十多歲。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逝去的祖先世煌公一直在照看著後代。也說明了,逃不脫的災禍其實就是果報。是過去造的惡因成熟了,就被惡果所縛。

 

按這個情況,推測世煌公在天道,所以他知道姐姐要遇到的災禍。可是因果是最公平的。世煌公只能告知姐姐避開。其實,在拖延的幾天裡,他肯定一直在和姐姐的冤親債主溝通,已經將果報降到了最低。但是不可能完全不受這個果報。

 

可見,我們祖先在其他的世界裡知道我們,而我們卻不能感知到。三次入夢勸姐姐不能去進貨。為了阻止她,還在她不聽話執意要去進貨時,讓她突然發燒發軟,錯過去進貨的車,車走後病就立馬好。可見,沒學佛的眾生多麼糊塗啊!又是多麼剛強難化啊!

 

可見,我們逝去的祖先並沒有消失。他們有的生到了天道。但絕大部分的人都是生到三惡道,地獄,惡鬼,畜生。生到人道或天道非常難。就好比大海裡有隻盲龜,每一百年頭只能冒出海面一次,海上有塊帶孔的木塊,孔剛夠烏龜的頭鑽過,做人的機會就像盲龜的頭從孔裡出來那麼難!人身是多麼難得!多麼珍貴。能聞到佛法,遇到脫離六道輪迴的法門是多麼幸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