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76288_1624764880895287_153345027_n.jpg  

 

作者:嘉絨智美羅珠

 001kqL8szy7gy8xsJlq94&690.jpg  

翁真居士出生於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塔子鄉喬倉部落,是當地官員曲昌仁江的兒子。翁真和妻子有兩個兒子六個女兒,八個孩子中有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四個孩子出家。

 

翁真在當地做小學老師,在藏歷火狗年亦即公元2006年,他加入了曲昌達龍寺的居士林,期間他在秀瓊祖古班瑪仁增座前得到了大圓滿訣竅。 2008年,翁真來到多昂活佛創辦的色達縣大塔旁邊的居士林專心實修訣竅。在翁真尚未圓寂之前一個多月,他的同鄉喇嘛巴華來到他家作客。他當時告訴巴華:“我年紀也大了,現在準備走了。”巴華說:“你住的地方這麼好,能多活一天你都可以做不少修行功德。”

 

他回答說:“就算我死了也不會在六道輪迴,所以死了不是更好嗎?”之後翁真問妻子:“我們家有聽聞解脫的音頻和文武百尊的照片嗎?如果沒有需要需要請一套。”妻子開玩笑說:“你要灌頂嗎?”翁真說:“不管我們倆誰先走,若家裡有一套不是很好嗎?”他偶爾也曾提醒妻子說:“你也應該多靜修。所謂的靜修不一定要很端正的坐在那裡,任何時候行住坐臥之間都是可以靜修的,我本人的靜修狀況覺得很不錯。”

 

20179月底左右,他打電話給祖古班瑪仁增的侍者丹增問道:“你們何時會來色達縣呢?”丹增告訴他說:“可能再兩個月左右吧!”翁真馬上說:“這樣時間太久了,我年紀也大了,不知我的壽命是否能等那麽久,若您們可以快一點來色達我會很感激的。”於是在藏歷火雞年八月十七日,也就是2017107日,祖古班瑪仁增終於來到了色達縣,並到了縣城附近堪布謝多創辦的居士林帶領極樂法會。五天后,也就是1012日早晨,翁真顯得特別精神,匆忙地對家人說:“今天我們要趕快去見祖古班瑪仁增,我也要去做法供養。”隨後大家就出發去拜見祖古班瑪仁增。

 

當他們抵達後,他首先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家人及同鄉的幾戶人家,緊接著說:“”上師,我今天來的目的,是來您這兒死的,另外還想做個法供養,不知是否可以?”祖古班瑪仁增說:“當然可以!你做得非常好!”翁真接著説:“上師,我今天是來死的。”上師詢問他:“你身體健康有問題嗎?”翁真回說:“沒有。

這時法會時間已到,大家就開始往佛堂走去。翁真告訴家人:“你們先進去吧,我的肺有點痛,隨後再進來。”

 

之後他進到經堂前的穿堂處坐下;堪布謝多經過時看見他便說:“請你不要坐在這裡、去經堂吧!若不肯進去我就要在大眾前喚你入座了”翁真回答:“好、好。我就只待一會兒就離開了。”他並沒有到經堂。這時法會已經開始,大眾在念誦完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的上師瑜珈後入定靜坐,而翁真則面向西方,右手支撐右臉頰,左手伸直放在左腿上以獅子臥躺下,就在祖古班瑪仁增等兩千人的法會進行當中,於經堂外的穿堂裡示現圓寂進入等持安住在光明境界,享年76歲。當時的時間是在早晨930分。

 

20171015日,也就是翁真顯現圓寂進入等持三天后,祖古班瑪仁增正在電話中為其念誦《出定喚醒儀軌》之際,從他的左右鼻孔內隨即流出了許多紅白菩提。爾後,翁真支撐著右臉頰的右手也逐漸伸直而使得頭部慢慢垂落至地面,並且顯現出所有解等持出定的徵兆。在三日後的18日晚上九時許,遺體移至曲昌部落的達籠寺附近火化。荼毘當晚的夜空清明,連一片如手掌般大小的雲朵都沒有,卻從東方的天際放射出了一道潔白明亮的光束,恆直橫跨於上空長達三十分鐘之久。人們把此事告訴祖古班瑪仁增,祖古直說這真是無比殊勝,無誤顯示了在本來清淨法界中成佛的徵兆。

 

自從在(持明聚會)的微信團裡聽到嘎希儒協講述了翁真居士圓寂的事蹟後,本人對此產生了極大興趣,便決定直接和嘎希儒協聯繫了解細節,而嘎希儒協也扛起了紀錄翁真居士圓寂過程的重責大任,並進行詳實的詢問調查,最後將無有參雜任何造作或修飾的真實過程講述給我聽。有鑑於此一紀實能幫助人們對於修行產生更強烈的信心,本人於美國加州聖荷西將本紀實行諸文字,願能利益更多眾生。

 

嘉絨智美羅珠寫於藏歷火雞年92日~公元2017102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