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7313_564185383774055_3405308074214507254_n.jpg  

 

/閉關草太玄

 

    2009年前後,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可以說是一個事故吧,我開始逐漸恢復前世的記憶。開始只是很片面很零碎的記憶,經過大概將近一年的時間,前世記憶基本恢復。前世的記憶整體上和今生的並無二致,七八歲以前比較凌亂一些,前世60歲以後也很模糊了,可能是跟身體及疾病有關。

 

  我以前一直是一個無神論者,現在也自認為是的——除了輪迴的記憶這件事讓我猶豫。我發這個帖子的原因,主要是想說說一些在現實中不能和別人表述的東西。今世的我有和睦的家庭,有穩定的工作,我也不想因為前世的記憶破壞現有的一切。我的前世有後人,我也不想去破壞他們的平靜生活。我會隱去很多關鍵詞,各位朋友看看就好了。

 

    我的前世屬兔,1903年癸卯年生人,出生地是山東濰縣某村,大概是在三四歲的時候跟隨父母及三叔一家人到東北的,位置是遼寧和吉林交界地某縣。前世的後人都定居在這附近。從山東到東北的遷移過程中的記憶,和今世三四歲前的記憶都已模糊,隱約記得在一個叫科甚麼的地方,我一個妹妹死掉了,前世的父母對此事很少提及。

 

  我前世的父親一輩子務農,偽滿洲國時期過世的。前世的母親是在解放後才過世的,老人屬猴,過世時75歲,由此推算是1884年生人。我母親是天津衛人,到老說一口的天津話,並且還識字,50多歲的時候還教過我孩子讀《女兒經》,應該不是個農家子弟。但為什麼到了山東,為什麼嫁給我前世的父親,我一直不知道。

 

    前世的三叔是個很聰明的人,曾在奉天開過估衣鋪,前世中,我和三叔及三叔的兩個孩子往來密切,他們都曾在困難的時期幫過我。

 

  我下面有倆弟弟,二弟屬馬,一直務農。小弟弟屬鼠,被抓了壯丁後,一直音信全無,生死不知。

 

  我前世只有一個兒子,屬虎,1926年生人,長大後在國軍中當兵。遼沈戰役時被俘,後來成了志願軍,去過朝鮮。從朝鮮回來後是傷殘軍人,復員到某國營林場工作。

  

    我的前世大概活到19621963年。我最後的清晰記憶應該是1961年,因為我前世的老伴是那年過世的。此後記憶就支離破碎,只記得當時老是頭疼欲裂,求死不能的感覺。現在想想,可能前世晚年是患有腦瘤等方面的疾病。

 

    總的來說,我前世和今世相貌性格都改變不大。前世今世的我,都屬於消瘦型體型,性格偏急、卻又膽小怕事。前世的父母、妻子、子女、朋友,和今世的父母、妻子、子女、朋友完全不搭邊(也可能是對面不識)。前世一生務農,今世和農民完全不搭邊。

 

   回憶起前世後,似乎看淡了許多事,性格消沉了不少,其他地方也未有大的改變。倒是有一次和朋友赴農家宴時,看到了驢拉磨,朋友們都很好奇的去看。我當時就說這驢這麼套不行,應該這麼這麼套,完全像是使驢多年的人——這完全是前世記憶的下意識表現。朋友們都很驚訝,畢竟我是70年代末生在一個二線沿海城市的人,別說套驢,就是活驢都沒機會見啊。

 

    文筆不好,寫的自己看的都混亂。各位朋友就當是看小說吧,有想問問題的只要不涉及人名、地點就可以隨便問,我盡量回答。總的感覺就像酒後失憶或者創傷性失憶,很多人都在大醉後記憶斷片,我不知道從科學上應該怎麼解釋,但我認為並不是這段記憶徹底沒有,而是被隱蔽了起來,一個偶然的機會這段記憶就會完全的釋放出來。

 

   我很想去找個醫學方面的專家諮詢諮詢,但又怕我說這些後會有人把我當成神經病。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裡我也懷疑自己是精神方面出現了問題,後來我通過一些途徑查詢過,我前世的幾個孫子都在人世,我前世住的村子,以及兒子的工作單位都得到了驗證。我當時的感覺甚至有些害怕,要知道我在09年之前連這個縣的名字都沒從聽說過。

   在這裡也奉勸所有的朋友不要去嘗試回憶起自己的前世,只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

 

    前世和今世還是有一定的關聯的。我今世很小的時候聽到炒信這個詞的時候就知道是個國家,後來才知道正確念法是朝鮮而不是炒信。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很納悶這件事。知道恢復前世記憶才明白。

 

   我前世的兒子入朝的時候,我前世的老伴精神狀況已經不是太好,老是做惡夢,每天嘴裡都念叨著炒信(朝鮮)。當時我一聽她念叨這個詞心就緊一下,故此印像極深。

 

   說起前世的老伴,現在有時候也會難受,她也是隨父母去的東北,出生地應該是菏澤一帶吧。我倆家住的不遠,我和他二哥一樣大,我倆145歲就訂的親,農家的孩子當年也沒啥講頭,就是在結婚前幾天不讓見面,平時就跟親戚一樣走動。我虛歲18和她成的親,那年好像有個啥戰亂,局勢不是太好,一度曾打算回山東的。但我前世的父親身體不好,她就陪我留下了,要知道那個時候一個村幾十戶跑的沒剩幾戶了,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

 

    我前世在我兒子之前有過三個孩子,都沒滿月就死掉了,對她打擊挺大的,當時就有了自言自語的毛病,現在想想就是抑鬱症啊,有兒子之後她對孩子上心的很,可我兒子也挺坎坷的……哎!一輩子不容易的女人,也不知道現在轉世在什麼地方,希望能過的好一些。

 

    說個有關鞋的事吧,前世我堂弟曾經送我一個廢舊輪胎,這塊輪胎被裁剪成6雙鞋底,除了一雙自穿之外,其餘都送給了長輩親戚,收者無不當成厚禮。後來到日軍戰敗後,鎮子上開始流出的日軍軍鞋,翻皮毛邊橡膠底帶鐵掌,有人換了一雙,據說是200斤苞米。放在今世感覺就是花幾千元買雙鞋子的感覺。當年玉米產量很低,一畝地好年頭也就是4百斤。

 

   解放前某年冬天曾在雙*鎮住過一晚,後半夜開始下雪,早上一推窗發現滿地不是白雪而是紅雪,膽戰心驚啊!

 

    前世最近的人,父母、妻子、孩子,今生至今未曾遇到。

 

 今世最近的人,父母、妻子、孩子,前世也不能對號入座。

 

   偶爾遇到性格和前世熟人很是相似的人,但也都是匆匆路人甲,現實生活中只和一個吉林的朋友聊起過,他開始也認為我精神狀況有問題,後來回老家的時候專程跑了一趟落實了一下,才相信。但他給我的意見也是不要去相認,涉及到一系列的問題,至少也會破壞現有的平靜生活,沒有任何意義。

 

   前世和今世很大的不同是今世的我思考的多了,前世更多的是解決物質需求,精神層次的接近於沒有。

 

   我前世年輕時候右臂受過傷,不能伸直用力,基本都用左手。今世天生左撇子,這是我覺得關聯最大的。我未有前世記憶的時候,就很不喜歡黑土白雪的東北,現在也不喜歡,前世與今生差距太大了,天壤之別啊。

 

    最近一段時間,一到夜晚就睡不著,白天卻出現假睡的情況,做了很長時間的夢,實際上只不過是打了幾秒鐘的瞌睡,精神狀況越來越差。

 

   從精神層面來看,心理素質應該是輛車,經歷的事情應該是運載的貨物,現在我的精神狀況就是一輛汽車裝載了運載量兩倍的貨物,很容易出現精神方面的狀況。

 

   我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考慮這個問題,這個記憶究竟是保存在哪裡?我沒有過靈魂出竅那種瀕死感覺,也沒見過奈何橋,也沒喝過孟婆湯。我能夠表述的最簡單的就是和睡覺一樣,前世就是昨天的我,今世就是今天的我,期間隔著的就是一個睡眠。

    

    昨天遇到一位心理學老師,我隱去自己,用第三人稱給他把自己的事講了一遍,老師說這很常見,著實嚇了我一跳。這位心理老師說他在10年的時間內接觸了至少二十多例類似情況,除少數為癔症外,大多數都能在現實中驗證。老師看了看我,滿含深意的笑了笑。我想他是看透我的。

 

最後他跟我說,有前世記憶的成年人幾乎100%自己選擇了沉默,而對於有前世記憶的未成年人,他們通過引導等手段讓他淡化,甚至可以做到成年以後覺得是一部電視劇或聽來的故事。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今後心理正常。

  

    今生我是信馬列的。我覺得我至今還是個無神論者,鬼神這些事我是不信的,前世也不信鬼神,活在那個時代更多的是為了吃飯,沒有太多閒工夫研究這些。前世的母親跟我講過神怪故事,也就是當故事聽聽。

      

    這個帖子中有朋友勸我修行,我不是佛教徒,不醜化不美化的個人理解這個修行應該是對心理素質(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詞)的一種拓展,這是很難去做的,但又不知如何下手。與其盲目為之,不如順其自然。

 

    我雖然是無神論者,但還是很贊同佛學中的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八苦。

   

    最初一段時間我情緒低沉,完全是一個風燭殘年老人的心態,大概兩年的時間才慢慢轉變過來,前世今世或者來世都會有種苦的必然存在,正如帖子裡的朋友所說的保持平靜心態,珍惜生活才是我們唯一正確的做法。

 

(特別說明:千萬不要來問我如何才能恢復前世記憶,我前面也說過,這只是一個偶然,是一個事故導致的。並且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等同於增加了很多人世間的生老病死等痛苦,所以知道也無益。況且現在的太平盛世,要比以前幸福得多,還老糾結於過去幹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