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jpg  

 

癌症,不聽話的孩子

——第五世多智欽·龍洋仁波切開示

 

    有不少師兄要我講一下,為什麼現在那麼多人得癌症,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讓他健康起來?

     

    癌症,在佛教裡面,藏語發音叫“墜”,就是“不能改變”的意思。這是種因果病,前一世造的因,這一世現前果報了。要改變,很難!但不是不能改變。

     

    造成這種病的原因有多種。第一個,夫妻不和。比如,男的對老婆不好,天天吵架、天天生氣、天天擔心,會引起這種病。還有呢,環境污染、飲食污染等等,加快了這種病的發展。

     

    那麼應該如何對待呢?從修行的角度來看,它也是你身體裡的一種細胞,就像你的孩子一樣。比如,你懷孕了,你的心情是喜悅的,會很高興地接受它,所以這種情況大都不會成為壽命的障礙。相反,對於癌症,會覺得它是一個可怕的病魔,採用敵對的方式去對待它、恐懼它、拒絕它,而不是以愉悅的心態來接受它,那它可能會越來越嚴重。

     

    其實,所有的病都是“想”出來的。從本質上來講,“病”這個東西是不存在的。它是由人們的思維固定而成,再由各種起心動念進一步推動發展的。所有的“病”都是這樣來的。

     

    你要去相信它、接受它,把它當成是你細胞中的一部分,只是暫時不太聽話。就像自己的孩子調皮時,父母生氣,打他一下那種感覺,以這種心態去對待它,不要有恐懼心理。

     

    如果你有上師,就按照上師的方案去做,不要改變。這個聽起來很簡單,但是要做到“不改變”,很難!在感受一陣陣病痛的時候,他就會想變,想去找一切的救命稻草。但是找了以後,病情可能會更複雜化。不但幫不了你,找多了還會分散你的注意力。沒有了那種特別相信的心態,你的心念就會變得散亂。你到處求救的時候,遇到的人和說的話都是不一樣的。有慈悲心的上師,多半不會說“你會死的”,也不會說“你沒有希望”。只要有辦法,他會給你一個活下去的希望。但是有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會恐嚇你,把你的病情說得更嚴重,還會說別的說法是不正確的,這樣可能會害了你。他這麼一說,你的心情就變糟糕了。有的人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平穩,但是內心已經動搖了。這個時候,病情會快速地發展。有可能之前還很穩定的病情,很快就一點都控制不住了。有這種現象。

     

    這個時候應該做什麼呢?盡量多念金剛手菩薩心咒。但前提是你得相信它,不信就沒有效果。你真的相信,並且從來都沒有動搖過,那它的加持力是不可估量的。真的,佛加持過的這些咒語,是不可思議的。我講幾個例子,也許目光短淺、不太相信佛教的人,有可能認為這些是編的,但真的不是。編來也沒用!對於修行人而言,我覺得“騙人”應該是最不樂意做的事兒。

     

    我們的師公在錫金的時候,他的一位美國信徒得了癌症。他去很多醫院看過病,都說是絕症,沒有希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到錫金,找到上師,請求治療他的病。這跟我們藏地不太一樣,他是沒有辦法了才來求佛的。漢地也是這樣,很少有人一開始就想到去求助於佛法。上師說:“我不會治病,我又不是醫生。”他說:“上師,我求求你了,我聽你的話。”上師說:“你可能不會聽我的話吧。”他說:“我絕對聽你的!”上師說:“那好,你就在我的寺院,轉繞蓮師像一個月,不要停歇。吃過飯以後,就不停地轉,並且不能接觸別人。”後來,這個美國人真的做到了,跟誰都不說話,轉繞了一個月,最後回去檢查,癌症指標全部消失了。

     

    有一位上海師兄得了癌症。當時我安慰她:“你不會有事,還是有救的”。讓她什麼都不要做,一心一意地念金剛手菩薩心咒。她對這個方法可能說不上有信心,但是對我的感覺還是很好的。她沒什麼家人,就一個人,一直念心咒。念到去年冬天的時候,很多師兄看了她的化驗單,癌症指標消失了!我們都祝賀過她。但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月後,又復發了,所有指標都回來了!就是這麼奇怪。

     

    還有一例:我的一個藏族司機,舌頭下面長了一個很硬的東西,烏黑烏黑的。剛開始他只是覺得吃飯不方便,沒有在意。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吃不了飯了,他就到成都來檢查。檢查完以後,整個人都變了,說話也不一樣了。本來他是愛開玩笑的,一下子就沉悶了很多。

     

    我問他是不是氣候反應,他說:“不是,上師。”我說:“你怎麼啦?”他說:“沒怎麼呀。”其實一看就知道他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瞞著不說。

     

    我說:“你老實交代,什麼事?肯定有事!我們一輩子在一起,會看不出來嗎?”

     

    最後他說:“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舌頭生病了。”

     

    我問:“嚴重嗎?”

     

    他說:“醫生說是沒有希望了。”

     

    其實醫生診斷的結果是癌症,並且給出了治療方案:從喉嚨裡開始把舌頭割掉,這樣可能有希望,否則就沒命了。他準備不看醫生,什麼都不看,回藏地去。反正沒希望了,就死在藏地吧,他是這麼打算的。

     

    我讓他給我看過後,阿克益西抓住他,說:“你這個病,根本沒問題!”他雖然有點笨,但對佛法是很相信的。接著阿克益西在他舌頭下面塞了一把甘露丸,鼓勵他:“明天就會好的。”他問我:“上師,會好嗎?”我說:“你修行了那麼多年,甘露丸對你幫助大不大,你還不知道嗎?”第二天,從他的舌頭裡面突然掉下一個黑色的東西。到現在,他還活著。也許是醫生誤診,但是,真的有過這麼一件事。他很相信甘露丸能救他。

     

     像這樣的事例在藏地太多了。藏族人沒有很完善的醫療條件,也沒有很充足的財力去看病。生病了就找上師,他們覺得最好的辦法是依靠上師。病了首先去找上師,不可能先找醫生,但好像很多人都覺得管用。

     

    所以,你的病能不能好,有沒有救,取決於你的信心。真的!信心是很微妙的一個東西,只要在你的身體、思想裡面有一點點的雜念,可能就麻煩了。如果一點雜念都沒有,我覺得就能救。佛陀是不會說謊的,他說:“在具備堅定信心的狀態下,念三遍四皈依,就算全世界的魔聚集在一塊兒都殺不了你。”那癌症又算什麼呢?它殺不了你,但取決於你有沒有信心。這個不能怪別人,沒有信心,佛陀的手在你頭頂上摸著,你都會死。佛陀的侍者善星比丘,當了二十五年的侍者,還不是死在佛陀看得見的地方。如果沒有緣分,就算是具備起死回生能力的蓮花生大士,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赤松德讚的女兒,頭放在他的腳上死去。這就是命。有的命就是這樣,該還的時候肯定要還。所以,癌症是比較複雜的因果病。

 

    從世俗人的角度來看,癌症是由不好的環境、食物、水源,以及夫妻不和、吵架、生氣等方面的原因引起的。但從因果的角度來看,這些問題的因,是你自己前一世就造好了的,這一世必然會有這樣的狀態,怪不得誰。如果能好好地懺悔前一世所作的這些業,一心一意地懺悔,並且對自己的信仰有一個堅定不退的信心,那有可能得救。不要說信仰,就是一個念頭都可以救人。

     

    有一年,我在華西醫院住院,住了二十天,閒的時候就看醫院的報紙。當時報紙上登了一則真實的事件:一個年輕的男子得了肝炎,另一個老年男子得的是肝癌。他們倆去檢查的時候,檢查結果給反了,結果得肝炎的年輕人半年就死了,而得癌症的老人過了九年都沒死。你們看,沒有信仰的情況下,主觀念頭的作用都有這麼大。

     

    還有一個例子:有一個人,突然被幾個人用黑布蒙上眼睛,拉到一個地方,捆在椅子上。捆好以後,用玻璃片在他的手上,“嚓”的劃了一下,好像割斷了一樣。然後在他的耳邊,把茶壺裡的水往下倒。因為看不見,手又有點痛,他以為血真的在往外流。最後,有個人說:“好了,血流完了。”這麼一說,人就死了。所以,你能否活著,很大一部份取決於你身邊一些人的言語和你自己的念頭。

     

    師兄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無常的,今後我們當中有可能有人會得癌症。得了癌症,不要害怕,沒啥可怕的。當然,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可能有點難。但是,已經得了,你怕也沒用,最好是開心地對待它。你要感謝因果的安排,感謝三寶給你這種消業的機會,要把握好時光,把這個痛苦當成消業的過程。如果你用很喜悅的心情去接受它的話,我敢保證你會活得很長。

 

, , ,
創作者介紹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