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75128_1438812276157216_2090916047_n.jpg

 

作者:了通居士

 

      普門品“若有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佛說真實不虛。

 

 我今年39歲,講一講我家的信佛因緣和菩薩聞聲救苦的感應。

 

       彷彿又回到了童年,大約1988年我10歲。一切皆有因緣,那一年母親意外摔倒造成尾椎骨骨折臥床休養,期間父親因食物中毒致腹瀉在單位衛生所輸液,藥物是白黴素,不想因過敏導致意識喪失,救護車拉至醫院搶救,萬幸得以康復。

 

    父親出院後和我們說他那天在昏迷的時候,感覺是清醒的,躺在那裡見到門外來了兩個身穿灰色長褂的人,分別站到左右腿前方,長相看不太清楚,齊聲道:“走”,父親就直直地站起來漂漂乎乎地跟著走了。不知道走了多遠,見前面是好大的城牆,越走越近,城門上清晰寫著“酆都城”三個字,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死了,遂向兩人道:“我才42歲就死了?”連續問了三遍沒得回應,想到自己剛步入中年,兩個兒子尚未成人,不由得感嘆:“唉,我才42歲啊!”,聽到父親說此話,旁邊兩人移到父親身後。眼前城門的場景像是影視中水波紋樣效果逐漸消失,這時聽見身後遠方有人不斷喊父親的名字,他回頭看那兩個人已不見踪影,身處一望無際好空曠的像海平面似的地方,遂尋呼聲往回走,聲音慚慚清晰直至眼前突變,一睜眼見搶救室好多人,護士在身旁心外按壓,同事在耳邊喊自己。

 

搶救成功,父親甦醒過來,事後和我們說鬼神之事是真有啊,懷疑是鬼差抓錯人了。

 

      幾個月後母親也康復了。有一天父親偶然去同事家談些事兒,聽到里屋有同事的母親陳居士在念經,父親聽得心生歡喜,沒敢打擾。等老居士功課完畢後一出屋忙上前問:“在做什麼,剛才念的是什麼這麼好聽?”,答:“佛門晚課,念誦的是金剛經”。又問:“我能念嗎?”,答“當然可以”。

 

      此後在陳居士的引領下,我們全家一起皈依,每天奉佛念佛念經,空閒時間向陳居士借閱佛書,懂得了很多佛學知識。

放假期間我和哥哥早晚佛菩薩聖號不斷,我更喜歡念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曾多次夢見白衣觀世音菩薩並在夢中頂禮。

 

      大約在1990年夏天,哥哥經常騎個26型自行車帶著我玩兒,為了方便說話我喜歡坐在前橫樑上。那一天中午,我們幾個小孩湊到一起,在家樓下商量去哪裡玩?最後決定四個男孩兩台自行車去離家13.5公里遠的觀音洞玩。哥哥年齡最大上樓去請示母親,母親擔心太遠怕出意外未同意,而我們卻偷著出發了,俗語講“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時至今日,哥哥還認為是未聽母親的話,而出現了下面要講述的事情。

 

      觀音洞又名北普陀山是位於錦州市西北角的一個風景區,建有供奉觀世音菩薩的道場。

 

      我們一路騎行歡聲笑語,路過一個水庫,在當時年代已經是很偏僻的地方了,離目的地不遠了,男孩兒心盛開始賽車,這時道路是一個非常陡且長的下坡路。車速越來越快,哥哥用盡力氣騎到前面。突然聽到前車輪處傳來異響,我一低頭看見車前輪擋泥板螺絲鬆動脫落,因車輪轉速過快把擋泥板帶翹起來插入車輪中,只是一瞬間自行車180度翻轉,哥哥飛了出去左下頜著地,我隨車把兒向下左眉弓磕地。因平時一直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我在撞地時即開始持續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等我起來,見哥哥下頜處嘩嘩的流血,我們幾個小孩都嚇懵了。這時有幾個在水庫遊玩的大人圍了過來,我們央求叔叔快救救我們吧,可是包括過路的幾個人光是看幾眼而已,只有一個人說:“小孩,流那麼多血,把衣服脫了捂上吧”。哥哥把白色文化衫脫了按住傷口。我們見白衣慢慢染成紅色,急得直哭,不知所措。我一心念菩薩名號,懇求:“快救救我們吧”。

 

      時間不長,見從觀音洞方向來了幾個男人,每個人都騎著一輛自行車,有一個人領隊在前面,車把兒上掛著一個很大的紅布包裹非常顯眼,直接騎到哥哥跟前下車,把紅包裹交給後面的人說:“我要帶他去醫院”。又對哥哥慈祥的說:“來,坐到我自行車的後面,手摀好傷口,我帶你去醫院。”事隔多年,此人穿著已記不清,印像中年齡約40歲左右,個子較高,面容清瘦,給人的感覺慈善且精神,從他的出現到讓哥哥上車,中間動作很是流暢,好像打遠處就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並且早就決定了要做什麼。哥哥坐在叔叔二八型自行車後面,壞自行車還能將就由我來騎,幾個小孩在他的帶領下來到較近的醫院。

 

急診醫生看後認為下頜骨沒問題但傷口較長需要縫針,讓我們先去交處置費。期間哥哥問過恩人單位和名字,答:某廠付偉海。問:“我二姨和二姨父都是你們廠的,我二姨父楊元(化名)您認識不?”答:“太認識了,等我找來”。轉身出醫院了,別的小孩說:“別是讓交錢就走了吧?”。

 

二姨父家離醫院很近,我騎車來到所在住宅樓。上二樓見門開著,付偉海叔叔正和二姨父的父親說我們的事兒,回頭見我來了一摸我頭說:“好,你來了,我走了”。我是一個小孩兒,當時處於懵懵的狀態,突然看到親人很激動,沒顧上再回頭看叔叔,就和爺爺到醫院照顧哥哥後續的治療。這件事情使我們尤其是哥哥驚嚇不小,好在慢慢也恢復了。

 

事發時哥哥14歲,如今時隔近30年,他說恩人的相貌還依然記得,多年來我們倆反复尋問二姨和二姨父,他們廠可有叫付偉海的叔叔,幾經尋找也無任何信息。這個廠是個大型國企,員工一萬多人,住宅廣闊,二姨和二姨夫都是普通工人,能認識他們家門兒的人一定是非常熟識的親屬和同事,可是在這些人裡根本不存在這個人。後來父親說,無需在外面尋找了,當時念念心求菩薩搭救,觀世音菩薩聞聲救苦化身而來,哥哥的小名叫大海,菩薩化身付出是為了救大海,他應該叫付為海。

 

普門品中說“應以天大將軍身得度者,即現天大將軍身而為說法”,在我們童年的心中,那個叔叔就是菩薩所化天大將軍。

 

這個真實的故事講完了,我9歲的兒子問我:“爸爸,那當時菩薩化身拿的紅布包裹裡包的是什麼呀?”,我真的不知道,就在寫完後突然想起,那幾年父母多次給廟宇中菩薩聖像供奉紅披風,也許是菩薩脫掉紅披風化身前來,事情緊急捲成了紅包裹吧。

      

 

, ,
創作者介紹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