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LVQHHzy6I14G89lP8d&690.jpg  

 

作者:紫悅

 

湖南蔣君,名嘉棟,字嘯霞,是辛酉年的舉人,博覽群書、史籍,長於歌詩,個性謹慎、敦厚,絕不妄言,更不可能信口開河。壬戌與癸亥年間,在京師和我交情甚是融洽,後來傳聞蔣君棄筆從戎,戍守甘肅,任職保同接著當直隸州知縣,我倆不見已將近十年了。同治壬申六月,忽然在揚州旅店裡重逢,除了握手言歡、互問別來無恙之外,接下來就沽酒對酌,談到夜半也不覺困倦。

 

蔣君詳訴近幾年來所經歷的艱難勞苦情況,接著又特別敘述異聞奇事。蔣君說:我向來讀稗官野史,每次總懷疑其中所記並非實事,可是以如今所親身經歷的事,做佐證,才開始知道:宇宙之大,無所不有、無奇不在;神鬼之說,並非盡是瞎掰、荒唐之事。

 

宇宙之大無所不有

 

我去年二月,以催促糧餉出任務至西安,長久居住那兒無所事事,每每騎上馬匹四處閒逛,訪遍了秦漢時代的古墓,現在只見一片荒煙蔓草,心中私自感慨不已,作詩憑弔,以至累計數十首之多。

 

有一個晚上,月明如晝,我酒後乘興踏步賞月,獨自行走了數里之外,忽然見到有八乘安車(婦女乘坐的車子),自後而至。那些車子的外觀:華麗的車轂、蒲葉似的車輪,垂掛著珍珠簾幕和錦緞繡幔,光彩璀璨耀人雙目,不像是人世間富戶所搭乘的那樣,車中之人,彼此都捲起簾子,也跟我一樣觀賞玩月。我趁機驟然偷窺了一下,都是絕代麗人哪。車前各有兩侍女坐在車轅上,轎夫在地面,陪著車子疾速前行,穿著頗類似官宦者家僕的裝束,那行走速度甚為迅速,可絕對聽不到人馬嘈雜之聲。

 

我使盡吃奶力氣追逐飛奔,大約行走了十幾裡,看見一座大宮殿,八座車輿倏忽不見,一下子都已進入門內去了。我急忙隨後跟進,經過數重門戶,車中的人才開始都陸陸續續下車來,看她們的服飾,似乎不是近世之人的穿著,大家進入一個大殿,共坐一起嘻顏笑語。殿上椽燭輝煌,陳設絕麗,也都不是我生平所見。

 

我正想上殿,覺得好像有人呵斥制止,抬頭一看,殿下有一叟,也是官宦者的裝束,起身引導我坐在東廊下。我叩問他的姓名,此人說自己姓田,漢文帝時,擔任北宮宦者。至武帝時,以正直諫言忤逆了江充,被進讒言害死。上帝憐憫他一腔正義,命他在此間,擔任“永給使令”。我問他這兒是何宮殿,說:“未央宮”哪。問殿上那些是何人,說:“都是漢宮后妃”呢,問她們為何至今還活著,說:“都成為花神”啦。

 

前漢后妃容德兼美皆為花神

 

是凡天下名花,百餘種,各有一神專司掌管。那些歷代后妃,以至於民間的淑媛們,或是生前,容貌與品德兩者兼美,菁英尚未散失;或是抱著沉冤尚未昭雪卻死了,因此精靈無法泯滅者,死後都成為花神。前漢后妃中為神者,僅只九人。今夜其中八人​​​​即在殿上,剩下一個為花神之主,總領天下所有花神,頃刻也將來到哪

 

我問諸神為了何事集中在此?說:“今日為品花盛會,諸位花神,各以她掌管的花種,獻給品花之主,如被接受並鄭重玩賞,那麼這些花,在天下,必定馥郁、繁盛,否則的話,必須再等五年之後,重新再為之品題。今天遇此良機,公子你又能跟踪到此地的原因,是因為公子你,學識豐富、博古通今、善感多情、襟懷風雅,所以特地讓你有一次瞻仰這品花盛會的機遇,同時也展示宇宙造化之奧妙玄機哪。”

 

戚夫人桂花神王昭君牡丹神……

 

因此,依著次序,一個個指著坐在殿上的人,告訴我:那位腰肢纖細、風姿綽約,左右顧盼生姿,手執桂花的,就是戚夫人呢(漢高祖劉邦的寵妃);那個眉毛斜飛入鬢、雙頰豐滿,身材長短適中,手執海棠的,就是傳聞花了百金,重托司馬相如寫“長門賦”又再得寵的那位漢武帝的陳皇后咧;那身材修長、容貌妍麗飄逸,手執芍藥的,就是漢武帝的李夫人哪;那個面貌略似李夫人,而體態更為豐腴整齊,手執芙蓉花的,就是邢夫人呢(亦為漢武帝妃嬪);那個頭上梳有雙髻,而儀容婀娜,諸般美麗全數具備,無法一一盡心竭力陳述,而手中執著牡丹花的,就是王昭君呢。其實王昭君出塞後早死,魂魄歸依中國,仍舊返回漢室宮闕哪;那位淡妝靚服,容顏似朝霞般燦爛,手執菊花的,就是班婕妤(漢成帝的嬪妃,班超的祖姑);那位身材嬌小,面容渾圓,眉端之間略帶愁容,手執蘭花的,是漢哀帝的傅皇后;那個舉止矜持端莊,默默端坐不動,手執梅花的,就是漢平帝的王皇后。八人之中以王昭君、陳皇后、李夫人、邢夫人最為美麗,戚夫人、班婕妤次之,然而也是並世無雙、前所未見呢。至於傅皇后、王皇后倆,那容貌只是略勝普通人而已。

 

花神之主的風采

 

我正全神貫注、凝神熱望的時候,忽聽得空中傳來嘹亮的仙樂,有頂仙人車輿,自天際冉冉而降,大殿上的諸后妃都起身出迎。車輿中的人下了車入殿,姍姍的舉起步履,如輕柔的雲嵐飄起於山峰。服裝顏色,上衣紺色下裳黃彩,深闊的衣領、寬廣的大袖,冠冕上綴著珍珠、飄著繡帶,珠玉碰撞的鳴聲清脆鏘然;體態頎碩而俊俏;顏面稍長而兩頤(面頰叫“頤”)圓滿,像世間所謂的鵝蛋臉型,頭部廣潔、鼻隆精準,雲鬢蛾眉,口如含櫻,齒如編貝,嫣然一笑,雙頰有圓暈酒窩,如指痕般深淺,既端莊又美麗,既恬澹又雅緻。就是王昭君、陳皇后等人,雖然夠得上姝媚艷麗,然而莊重與淳厚,或許都達不到她那種自然威儀呢。

 

我因此詢問叟:“這是何人啊?”答:“漢惠帝張皇后哪。”後進入殿內,就正位南面而坐,諸位后妃都坐兩旁,並各自以其掌管之花進獻。後只單獨接了蘭、梅各一枝,插於坐椅右邊的瓶內,然後再次與諸后妃談笑歡語了許久。

 

曲折內情千年沈冤

 

我雖然目光投注在殿上的一舉一動,可腦子卻在默默的回憶著《漢書·孝惠張皇后傳》的內容,因此問叟說:“張皇后並未以容貌品德著稱,《漢書》本傳裡尚且有貶辭呢,為啥獨獨讓她擔任'花神之主'?”叟答:你這人的見識,咋的這般拘謹、受局限哪。自古以來,那些美女、德婦,瓊姿麗質,或者埋沒於僻壤窮巷之中;具淑德的佳人,或許幽閉於深宮之內。當時毫無知名度,史冊也來不及記載的,多了去了。其中或有人,以中等美姿,遇到一位勢焰顯赫的男人,受到他的深寵極愛,那麼往往附庸風雅,僥倖獲得美名,這種情況,後世之人,是不能清晰分辨的。

 

張皇后容貌、品德兩者兼美,本來居漢代所有后妃之冠。然而史家必須貶抑她的理由,是因為她後來被廢了。於是我就詳細詢問張皇后之事,叟說:“張後乃是魯元公主之長女,惠帝之甥,實在是以嫻淑美德得以匹配惠帝。入宮時年齡僅只十一二歲,惠帝當時多數寵愛後宮美人。張後幽閒貞靜,絕無妒寵爭妍、爭風吃醋等嫉妒心大熾之事發生。

 

等到惠帝駕崩,而張後無子,呂太后(漢高祖劉邦之元配)另立惠帝與後宮寵愛所生之子,掛名為張皇后所生,當時,張皇后年齡還幼小,而呂後及諸呂(指呂後的外戚)相繼專政、擅權,張皇后寂寞的身處深宮之中,絕不參與、聽聞宮外朝政之事,然而心中並不認同諸呂的所為,因此自我隔絕,不與這班人互通有無。

 

等到朝中大臣,在惠帝死後誅殺​​​​了諸呂,迎立了文帝即位,可一想,還有個惠帝皇后單獨存活,恐有後患,因此互相一商量,就廢了張皇后,幽囚於北宮,又妄加失德之名,誣陷她參與諸呂之黨的惡行,從此佈告天下,這都是那些大臣的陰謀詭計哪

 

文帝聽從眾大臣之請,並未為她昭雪,史家也不察,因而害得她的冤情不白於後世,超過二千年呢。然而,在人世間被壓抑得太過分的人,那麼,老天的補償也特殊、也獨厚。張後廢在北宮,幽居十有七年,澄靜心靈、修持攝體,因之得悟大道。這就是她所以擔任天下花神之主的原因所在。

 

邈杳未央宮殘碑舊址在

 

話尚未說完,忽聽得傳喚、呼喊之聲,原來諸位後嬪,攜手同送張後登上車輿,紅雲一朵,冉冉向東而去。我問張皇后往哪?叟說:“先至洛陽,因為歷代舊都,都是歷代後嬪聚會之所,今夜品花,接著大夥兒大概要周遊六七處才算完。”頃刻之間,各後嬪也各自登上自家車輿而去,大殿之內,剎時闃然無聲。

 

叟催促我趕快出門去,此時明月西斜、曉雞啼唱,我神思悵惘、心情慘淡,獨行十餘裡,返回寓所時,而東方已是曙光一片。隔天,又前往追索所謂宮殿之處,邈杳不可得。不死心,再次用心披斬榛莽、掃除苔蘚,終於讀到一片殘碑之文,才知這兒確實是未央宮舊址。我於是連夜攜帶僮僕踏步賞月,躑躅於荒郊野外,希冀能再有所見,然而最終仍一無所遇。

 

今年四月,經過西安,我又再度為此事停留了幾個月,也曾利用夜間到那兒,仍舊寂寂無聲、一無所見。然而我每次回憶此事,歷歷在目,至今猶在心目中迴盪不已,只能以一己之力以及人間有限的的語句,姑且為你敘述與表達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結語

 

此事驟然聽起來甚為特殊,然而世間的奇聞異事,往往是在無意中遇上的。如以上所說,那稗官野史的資料,反而比正史真實與準確囉。看來,盡信書,不如無書;盡信史,不如稗史呢,這是考古之士,所樂聞的道理耶。

 

再說啦,原來那天下名花,經常總有兩種花,是特殊的盛開品種、繁茂類別,每五年一輪,過後就換另兩種獨佔鰲頭啦,原來是花神之主,每隔五年,重新品題的結果呢!

 

那張皇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當了廢後,幽居北宮十七年,含冤不白、不爭、不辯、不嫉妒、不在意,反而放下了,反而悟道了,真是賺翻了,那可是生命永遠的期盼哪!她的善良和忍讓換來的,換來了她生命先天的位置──花神之主!

 

(事據東晉時人《漢宮春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