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Fpyjxzy6HXLMDRK626&690.jpg  

 

作者:冰水

 

奇遇青蛙報恩

 

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家住長春市的邵潔乘公共汽車來到吉林省輝南縣蛟河口興隆鄉的舅舅家給姥姥過生日。生日宴會結束時已快到中午十二點。邵潔見外面陽光明媚,景色宜人,於是她決定到村邊轉轉,飽覽一下鄉下醉人的田野風光。

 

走著走著,邵潔突然看見前邊不遠處有一個男人,正在河邊轉來轉去弄著什麽,「他是不是想捉魚呀?」邵潔這樣想著,她感覺很好玩、很好奇,便快步走了過去。可走進一看,邵潔有些驚呆了:只見這位四十多歲的農民一手提著蛇皮袋,一手拿著木棍,正在河邊打青蛙。

 

「你捉這麽多青蛙幹嗎呀?」邵潔不解地問。

 

這位農民見面前突然來了位穿著漂亮的城裡姑娘,開始一愣,然後慢吞吞地說:「賣錢。」

 

「賣錢!賣給誰呀?」邵潔感到更加吃驚。

 

「賣給度假村的飯店。」農民一邊不緊不慢地回答,一邊掄起木棍狠狠地砸向了面前一隻剛上岸的大個青蛙,「呱——呱呱」,被木棍擊昏的青蛙哀鳴著,被捕蛙農民用手抓起扔進了蛇皮袋。這個農民捉青蛙的動作,只能用「快、準、狠」三個字來形容。

 

「你每天捉多少青蛙?」邵潔有些觸目驚心地問。

 

「三十斤左右。」農民臉上流露出自豪的神色。

 

邵潔靈機一動,問:「你知不知道青蛙是保護動物?」

 

農民不屑地說:「知道哇,不過捉兩天青蛙的收入比我在城裡打一個月的工掙得還多。」

 

「你不怕被執法人員抓走。」邵潔用威脅的口吻嚇唬著面前這位凶狠的捕蛙者。

 

聽邵潔這麽一說,農民的表情一下子緊張起來,他用警惕的目光上上下下地好一番打量邵潔,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說:「你是什麽的?從哪裡來的?」

 

邵潔見他有些心虛,便謊稱:「我是從省城長春市來的,專門負責野生動物保護的,你馬上把這些青蛙放了,否則你將受到法律的處罰!」

 

農民被邵潔的話嚇得一愣,可又一番仔細打量過後,她還是沒有把前的這位黃毛丫頭當回事,他冷冷地說:「你別嚇唬了,我長這麽大從沒見過執法的人員來管捉蛤蟆(青蛙)的,就是來了,在這麽窄的田埂上他們也追不上我。」

 

見捕蛙農民的氣焰如此囂張,竟把邵潔弄得一時沒了辦法。就在這時,邵潔見不遠處走過來一個男青年,邵潔心裡一動,衝著那位男青年招手喊道:「同志,你快過來,你快過來……」聽見邵潔的喊聲,那位男青年也許以為出了什麽事,真的風風火火跑過來。也就在邵潔喊人的同時,那位農民見勢不妙,提起蛇皮袋就跑。

 

 「快追,快追他!」邵潔對氣喘吁籲跑到面前的男青年說。男青年也真的沒有多問,向著逃跑的農民追去,邵潔也緊隨其後追趕那位農民。

 

慌亂之中,農民竟掉進了稻田池塘中,見男青年即將追上他,他忙從泥塘中爬起來,不得忍痛割愛丟下蛇皮袋,玩命般地逃走了。這時,邵潔喊住了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男青年,他們一起把蛇皮袋抬到了小河邊把青蛙全放了。

 

直到這時,邵潔才仔細地打量起這位男青年,他也是一幅城人的穿著打扮,高高的個子,英俊瀟灑。經交談邵潔了解道,這位男青年名叫於濤,巧的是他也是家住長春市,三天前來到興隆村親戚家辦事,今天中午他也是閒著沒事到田野邊轉轉,聽見邵潔喊他,以為出了什麽事,便跑了過來……

 

「謝謝你,幫了我的大忙。」邵潔很感激地對於濤說。

 

「你也是在做保護自然的大好事,我能幫上這個忙也算是我的幸運。」

 

於濤面對漂亮的邵潔也變得嘴巴很甜。

 

就在邵潔和於濤準備離開時,驚險的一幕出現了:一條手杖粗長約一米左右黑黃色的水蛇正從河裡爬出來。

 

「蛇,有蛇!」天生怕蛇的邵潔驚叫著,一把抓住於濤的胳膊,躲到於濤的身後,其實於濤也非常怕蛇,不過在邵潔面前,他不得不裝出男子漢的堅強來,「別怕,有我呢。」於濤說著,從地上撿起一個乾樹枝。

 

說來也怪,這條醜陋和令人恐怖的水蛇爬到邵潔和於濤的前面後停在了那裡一動不動。顯然他想攔路。膽小的邵潔見到蛇,全身熱的感覺一下子就不存在了,「打蛇要打七寸,你得卡住它的喉嚨,」邵潔非常小聲地對於濤說著,生怕驚動了這條蛇向他們撲來。說完這句話,邵潔感覺一時心跳得厲害,喉嚨好像被什麽東西卡住了。

 

於濤也屏住呼吸,慢慢地舉起手中的樹枝,突然,他猛地向地上的水蛇刺去,只聽見咔嚓一聲,那落下去的樹枝沒有刺到蛇,而是刺到了地上,折成了兩段。於濤的舉動顯然激怒了水蛇,它纏繞著地上那兩截折了的樹枝,蜿蜒著動起來……嚇得邵潔全身癱軟,連跑的力氣都沒有了。於濤此時也被嚇得心經肉跳,不知該怎麽辦。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奇蹟出現了,十幾隻個頭較大的青蛙同時蹦過來,在距離水蛇一尺多遠的地方它們停下來,「呱呱呱」地叫著,虎視眈眈地註視著水蛇。

 

這群青蛙的出現讓邵潔和於濤感到非常驚奇,他們二人定睛一看,原來這群青蛙正是他們剛剛放生的,因為他們身上都有斑斑的血跡。正當邵潔和於濤感到莫名其妙之時,一隻青蛙突然一個猛撲,十分準確地抱住了水蛇的脖子。幾乎與此同時,其餘的青蛙也一齊撲向水蛇,緊緊地纏住了整條蛇身……遭到攻擊的水蛇痛苦地吐著舌頭,在草地上翻轉、扭曲,試圖甩開身上的青蛙,但任憑它怎麽折騰,一隻都沒有被甩下來……三四分鐘過去了,水蛇被身上的青蛙弄得只有招架之力,全無反擊之功,又過了三四分鐘,水蛇終因寡不敵眾體力不濟窒息而死。

 

看著那地上一動不動的死蛇,再看看那一隻只仍有些戀戀不捨離去的青蛙,邵潔和於濤簡直被弄得驚呆了。

 

「太不可思議了!」邵潔說著,她一下子意識到自己的手還死死地抓著於濤的手,她頓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剛才嚇得慘白的臉一下子刷地變得緋紅。「謝謝你,沒有你可就嚇死我了。」邵潔羞澀地說道。

 

「不要謝我,要謝這些青蛙朋友。」於濤很風趣地說道。

 

俗話說「不打不相識」,這場罕見的蛇蛙大戰也打出了一段美好的姻緣:邵潔和於濤從此相識了。

 

從鄉下的田野到城裡的花前月下,開始有了他們牽手的身影。經過近半年多的甜蜜交往,二○○三年二月十四日,情人節這天邵潔和於濤牽手踏上了婚姻的紅地毯。這年邵潔二十八歲,於濤三十一歲。婚後,邵潔也辭去超市收銀員的工作,來到於濤工作的外資企業做了財務員。

 

 飛鴨捨命回報

 

新婚生活是幸福的。邵潔和於濤婚後住在長春市衛星街旁的一處平房裡,前面有一個小院,這個住處是邵潔母親留給他們的。

 

二○○三年四月的一天,邵潔清晨起床後到院子裡晨練時,突然發現有一隻鴨子趴在院中央,邵潔悄悄地走上前,鴨子仍一動不動,邵潔蹲下身,抱起了鴨子,這時她才發現,鴨子的翅膀和腿都受了傷,身下留下了一大灘血跡。

 

邵潔急忙把受傷的鴨子抱進屋,叫醒了正在做美夢的於濤。

 

「它受傷了,快給它包紮一下吧,否則它一定會死的。」善良和富有愛心的邵潔對於濤說。

 

「那咱們坐計程車去市郊的獸醫院去吧,讓獸醫給它治治傷。」於濤一邊揉著惺忪的眼睛,一邊說道。

 

於是兩個人抱著受傷的鴨子乘車來到市郊的獸醫站。獸醫一邊一邊給鴨子包紮傷口一邊介紹說,這是一隻飛鴨,會飛,可能是從遠處農村飛來的,在此期間被氣槍打傷了。

 

在獸醫的推薦下,邵潔和於濤又到附近的飼料店為受傷的飛鴨買了一大堆飼料。

 

家裡突然間多了一隻飛鴨,這讓邵潔和於濤感到非常新奇和興奮,他們給這隻飛鴨起了個很可愛悅耳的名字叫「丫丫」,並像養寵物一樣小心仔細地照顧著受傷的它。

 

丫丫的主人一直沒有找上門。在邵潔和於濤的精心呵護下,丫丫的傷一天天好起來,雪白的羽毛也一天天變得光亮。

 

讓他們感到驚喜的是,丫丫傷好後,並沒有飛走。邵潔和於濤在家的時候,丫丫便和他們一起玩,用它長長的硬嘴啄邵潔的手,或飛到於濤的摩托車上「唱歌」。

 

丫丫真給邵潔和於濤的生活帶來了無盡的歡樂。二○○三年十月二日中午,國慶放假休息在家的邵潔和於濤坐在院子裡的磚牆下曬太陽。丫丫也很乖地趴在他們身前。就在邵潔和於濤有說有笑交談之時,丫丫突然從地上驚叫著跳起來,從邵潔和於濤的頭頂飛向磚牆,丫丫這突然間做出的非常舉動和這從未有過的驚恐叫聲讓邵潔和於濤感到不妙,他們意識到身後可能出什麽事了,於是在丫丫飛起的同時,他們便手牽手迅速從地上站起身,也就在他們離開牆下的那一刻,磚牆轟的一聲坍塌了!其實這截磚牆因年久失修,早已是危牆了。

 

驚魂之餘,邵潔和於濤發現丫丫不見了。「丫丫一定被壓在牆下了!」邵潔哭著大叫道。這時,磚隙間傳來丫丫無比痛苦的哀鳴。

 

當邵潔和於濤瘋狂地從磚頭下將丫丫扒出來時,可憐的丫丫已被砸得全身血肉模糊,叫聲淒厲絕望,刺痛著邵潔和於濤的心。

 

丫丫的眼裡含著晶瑩的淚光,充滿了對生命無比眷戀,它用最後的力氣,用流著鮮血的嘴吻著邵潔和於濤的手,一邊用微弱的聲音叫著,好像在對邵潔和於濤說:「親愛的朋友,我要走了。感謝你們用愛心餵養我這麽長時間!」

 

丫丫的頭終於倒在邵潔和於濤的手中,再也沒有抬頭起來……為了給邵潔和於濤報告險情,為了用身體去阻擋那倒下來的磚牆,懂事的丫丫就走了。邵潔和於濤流著熱淚安葬了丫丫,可愛的丫丫將永遠活在他們一家人的心中。

 

兩次得到動物神秘報恩的於濤夫婦相信,動物是有感情的,更懂得知恩圖報,所以,他們呼籲每一個人都來保護動物,愛護動物,與動物和諧相處,這樣,我們的世界才會真正變得更加美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