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NWKKyzy6IZHBJTWnc7&690.jpg  

 


在堅贊第一次給姐姐授課時,他先給姐姐念了一些教法傳承。然後他打開鏡子,念了一些經,並讓姐姐看鏡子,看到什麼說什麼,不要有任何的顧慮。姐姐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很緊張的對我(我是他們兩個的藏漢翻譯)說:我看到了,但我看到了不好的東西。我當時也很激動讓她不要顧慮講出來,姐姐說,她看到了豬,而且還不是一頭,而是七頭豬,她懷疑是否是佛菩薩說她像豬一樣笨。


我將姐姐的話翻譯給堅贊,他很高興,讓姐姐繼續看。姐姐接著說她看到,這七頭豬像馬一樣,帶著籠頭拉著一輛平板車,車上坐著一位美麗的女人,那美麗是無法形容,雍容華貴,讓人一見就心就會被征服,生不起半點的邪念,而且那位女人有幾隻手臂,每隻手裡都拿著不同的寶貝,身上帶滿了各種裝飾,總之只有親眼看了才知道,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


聽到她描述,我馬上想到了,姐姐見到的是藏語叫奧瑟鑑瑪漢意為具光明母一般翻譯成光明佛母,在唐密叫摩利支天。為了證實兩個人看到的一樣,我沒有馬上告訴堅贊姐姐看到的情況,而是問他看到了什麼,他說他祈禱度母在鏡子裡顯現與我姐姐最有緣分的本尊,結果鏡中顯現的是奧瑟鑑瑪


我當時非常的激動,姐姐不懂藏語,堅贊不懂漢語,而且姐姐對藏傳佛教知之甚少,事實證明圓光占卜是真是不虛的。後來我在網上下載了光明佛母的照片給她看,她說畫的大致是對的,但鏡子裡的佛母和拉車的豬是活的,而且車也一直在天空中行走,鏡子中的那種景象的清晰美麗和生動活潑,是無法用繪畫表現出來的。


既然堅贊也提醒我注意與一個女人的關係。那這個女人,到底是誰,他又和我前世有什麼樣的關係呢,這一世我有會和她之間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呢?


10、一見鍾情的前世因緣


頂禮大恩上師三寶!


我第一次到上師寺院時,由於每天要聽課很忙,所以每天接觸的都是活佛堪布和一般的藏族出家人,藏民基本上就沒有接觸過了。三年後,我放下了內地的工作專門到寺院依止上師聞思修持大圓滿。到了寺院,兩位上師都很高興,雖然我不是出家人,但特別開許我進寺院的閉關院和益西、成理住在一起,後來由於我要學藏語,又開許我可以不用請假就能直接進出閉關院。


開始時我想找個老師教,但翻譯寺院和家裡都有一大攤事兒實在是太忙了,後來我又找寺院的堪布學,但很快堪布因身體不好到漢地治病去了(後來堪布圓寂了,圓寂情況請看《解脫—懷念堪布嘎藏堅措》:http://blog.sina.com.cn/u/4899c6180100067i),這樣成理就把一個藏族出家人介紹給了我。


這個阿卡(漢意叔叔,是當地人對出家人的尊稱)叫三丹,是傑尊活佛的親侄子,他的父親是活佛的親哥哥,他家有六個兒子兩個女兒,六個兒子中有五個出家人,但除了他都還俗了,兩個女兒一個已經嫁人,另外一個是家裡最小的,還在家裡與父母一起生活。


我和三丹兩個人,一個學漢語一個學藏文互相學習。三丹曾經和成理學過一些拼音,而我也很刻苦,這樣我們兩個進步都很快。由於閉關院的伙食不太好,三丹經常做好吃的給我打牙祭。很快就到了冬天,一天晚上我看到三丹和他的外甥忙來忙去的在收拾屋子,就問他為什麼。他說,藏歷新年就要到了,他們家明天要請出家人念幾天經,以消除障礙祈禱明年吉祥如意,並讓我一定要過來,因為明天會有很多好吃的。


第二天,我一整天都沒有到他家去,一是怕三丹忙我去了影響他,另外也是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專門去蹭飯一樣,再者我也不太習慣跟很多陌生人在一起。第二天,我一整天也沒有去,就在下午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三丹的外甥來了,比比划划的意思是讓我去他家吃飯,我不去他就拉我,最後我拗不過他就去了。


一進門我就看見三丹正和幾個阿卡一起在吃飯聊天。他看到我來了,就讓我坐在他旁邊,我推辭了半天沒辦法就坐在了他旁邊的地上(當地的風俗是在家人是不能和出家人平起平坐的),很快三丹的外甥就給我盛了滿滿一碗飯。由於當時三丹正向大家介紹我,而很多出家人都在讚嘆我們漢族人到藏地求法功德很大(雖然我聽不懂,但也能猜出來大概是這個意思),我就一直低著頭,臉上燒燒的。


過了大約兩個小時,這些阿卡們漸漸的都走了。三丹才把在廚房裡做飯的父母和姐姐妹妹叫出來給我介紹。當我看到三丹妹妹的時候,我心中升起了很多年前曾經有過的觸電的感覺,當時我有點把持不住,手中的茶碗差點掉落了。(我上初中時,曾經和同桌的女同學,有過一段很朦朧的感情歷程。那時每當我見到同桌女生,就會有一種好像是被電擊了的感覺。後來一直到大學畢業,我都沒有談朋友,我一直覺得自己這一生不會再有這樣的感覺了。)而我也同時發現,在她眼睛裡也閃爍著一種特殊的光芒,我當時的直覺告訴我,她肯定也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後來我慢慢了解了她的情況,她叫拉姆(此處也是化名),家里人一般叫她拉姆,不到二十歲,是她家裡最小的孩子。


由於藏族人夏天出外游牧,冬天回固定居住地過冬,所以一般寺院重大的講經和法事活動都在冬天舉行。冬天時拉姆經常到寺院來轉經禮拜。三丹說拉姆身體不太好,託我給拉姆買一些藥(藏族人不認識漢文,經常被騙,就是買對了藥,一般也是假的)。我就讓家裡寄了一些藥,沒想到拉姆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於是她非常感謝我,就力所能及的幫我做一些事,比如給我們在閉關院的漢人送牛糞,幫我們在縣上買菜之類的,我們也方便了很多。每次我和三丹學習的時候,她都會在房門外面一直聽(藏族婦女,沒有特殊情況一般不能隨便進入阿卡的臥室),一會兒給我們倒奶茶,一會兒催我們吃飯,而且在各方面對我都有一些很不自然的特殊照顧。我很希望三丹能看到這一點,制止她的這種行為,但也許是因為藏族人沒有這種概念吧,直到以後拉姆出嫁離開了家,這一切才結束。


對於拉姆我總有一種抑制不住的感覺,但這並不是來源於我的情感意識,似乎像我的西藏情結一樣來源於比意識更深的地方。比如,在參加寺院法會的人群中,我總是無法控制的第一眼就看到她(雖然她當時蒙著臉),並且在我的心中也同時升起了那種觸電的感覺。我當時想的很清楚,我和她的這種感情是沒有希望的,無論是語言習慣、生活習慣、人生經歷都是不合適的,另外我到藏地是來學習佛法的,如果出了這樣的事,豈不是就違背了我的初衷!


也許是前世的業緣吧,我一直沒有想起拉姆措和堅贊對我的提示,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才使我恍然大悟。過了那個藏歷春節,兩位上師讓我隨他們一起到漢地放生,臨行之前我到三丹家去告別,剛好拉姆也在,於是他們兄妹倆就一直送我上了上師的車。明顯的看得出來,拉姆非常的傷心,一直看著我,我也不自覺的看著她,就在我們的車發動的時候,拉姆眼裡擎著的淚唰得流了下來,我也不知到怎麼回事,鼻子一酸差點流出眼淚,好在我忍住了。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了拉姆措曾經和我說的話。對呀,這不就是拉姆措說的那個我會在藏地遇到的前世妹妹嗎!輪迴真的是很奇妙,當它突兀的顯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還是會不由得被它震撼!


後來拉姆嫁到了另外一個部落,我很少再見到她。有一次藏歷春節,她和丈夫帶著她們的女兒來到寺院,那個小姑娘長的很像拉姆也很可愛。看著他們其樂融融的一家,我也發自內心的高興,心裡想:“我的妹妹啊,我希望你永遠幸福!”


拉姆措說的我前世的妹妹已經遇到了,那我前世的哥哥又在哪裡呢?三丹是不是我前世的哥哥呢?


11、跨越生死的手足之情


 頂禮大恩上師三寶!


就在我恍然大悟的知道拉姆是我前世的妹妹之後,我時不時地會想三丹會不會使我前世的哥哥的轉世呢。如果是這樣就很有意思了,他們兄妹倆這一世又成了兄妹。但我由於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也覺得所有的眾生都曾無數次當過是我們的父母,那前世是我們的兄弟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另外四無量心的修法第一個就是修“於親捨貪,於仇捨嗔”,所以我也不太在意這件事。


因為覺得人生無常應抓緊時間修行,所以我除了幾個最好的朋友以外,很少和其他藏人接觸。在上師寺院的幾年中,我只交了僅有的幾個藏族朋友。我和三丹的關係好,在寺院和整個縣上都是知道的,很多藏族人想找我幫忙(一般都與漢文有關,如看藥方、寫申請、寫信、翻譯漢語來信等等),都是先通過三丹說好,然後才來找我的。


後來因為各種原因,我搬出了閉關院,在三丹家後面的山坡上蓋了一間房子,這樣我們來往就更方便了。他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學藏文如果沒有他的幫助,將非常的困難。在生活上,我一日三餐都在他家吃,省下了很多的做飯時間。有一次,三丹的父親(傑尊活佛的哥哥)對我說:“我看你,和看三丹一樣,都是我的兒子,你有什麼事,都不要客氣,要天天來吃飯,不來我就生氣了。”


有一天,三丹從聞思院下課回來對我說,傑尊活佛在很多人在場的情況下,說三丹和我“前世是親戚,最好的親戚,阿烏(哥哥)和訥烏(弟弟)一樣的親戚”。我當時一點都不奇怪,就對三丹講了以前拉姆措對我講的話。聽完之後,他很激動地對我說:“拉姆措是不是有龍單(漢義一般指對過去和未來的事情超感知方面的神通)我不知道,但阿卡傑尊是我的喇嘛,他是真正的活佛,真的有龍單,我知道的有很多,而且他是最好的格隆(比丘)一句假話也不會說的,我相信他。我們前世肯定是阿烏訥烏一樣的親戚(他不太能把握親戚的意思)。”說完,他又問我:“那你還記你的前一輩子的事嗎?”我答道:“當然一點都不記得啦,要不然我不就是活佛了嘛。”他開玩笑說:“你說假話,你就是活佛吧!”我也笑著說:“對,我就是活佛,那你還不趕快磕頭呀!”他也笑了,對我說,“你有時間應該到活佛前一世的寺院去一下,可能會想起點什麼來。”我說:“看吧,但也不一定能想起什麼。”後來,我遇到一個機會去了上師前世的寺院,並沒有想起什麼。寺院的山勢也不像堅讚說的樣子。後來才知道傑尊活佛的前一世是個捨世者,並不在寺院居住,而是到離寺院不太遠的一座山里長期閉關靜修。據說現在他閉關房子的遺址還在,藏民放牧路過那裡時也要轉上幾圈以求加持。比較幸運的是,在一位藏民家裡我見到了活佛前世的靈塔,是前世活佛的族人冒著生命危險而保存下來的。當時我腦子裡浮現了一個很好玩的想法:“沒準這個靈塔就是我保留下來的吧,哈哈!”


後來,傑尊活佛不止一次的在公眾場合對我和三丹講“我們前世是親戚,阿烏訥烏一樣的親戚”。我深信三丹就是我前世的哥哥,雖然我們的前世的肉體已經化為了塵土,但透過輪迴的力量,我們兄弟兩個跨越了生與死的阻隔,再次的相逢了。輪迴真的是一種非常稀有的法啊!


如此多的線索都指向一個答案,我的前世是一個藏族的修行人。但這些證據好像都有一點道聽途說的感覺,有沒有一種直接可以讓我們的肉眼直接看得到的證據呢?


12、上師直指的印痕鐵證


     我在大學畢業之後到單位報到之前曾和姐姐一起去過我的第一位上師的寺院。由於我與這位上師緣分很好,所以和上師幾乎無話不談。在談話中我們漸漸了解到這位上師的前世和這一世出生求學和被認證的詳細情況。上師前世是在青海一座著名寧瑪派寺院的寺主活佛,這一世是由多智欽特巴仁波且認證為前世活佛的無別轉世,仁波切同時還授記如果上師回到原寺院住持教法,其寺院的成就者的數量將超過以前


    在談論過程中上師談到了很多有關他自己前世的事情,其談論內容的生動細緻,讓人覺得上師絕非是道聽途說,而是像一個親歷者講授自己的親身經歷一半。於是,我就問上師,他前世是怎麼死的。上師講自己前世是大活佛,是在動亂當中被人槍殺了。我又問上師前世是否被公開場合下被殺的。上師當時回答說,他是在勞改農場在農場搬磚時,被一個人用手槍槍殺的,子彈打中了左腹部。就在上師講的同時,上師給我和姐姐看了他的左腹部,在上面有一小塊兒有點凹的圓形的黑色皮膚,有點兒象胎記。上師當時還用手指做了一個模仿子彈旋轉著穿入腹部的姿勢,邊做邊說就這樣,我很疼,然後我就死了。


    在這之前拉姆措曾經給我指出一個叫達慧的出家人,前一世是女人,因供養三寶發願修行,在這一世很小就出家了。拉姆措還指出達慧的左耳上還殘留有前世當女人帶耳環的耳朵眼。我親眼看了,果真如此,達慧也承認他母親講達慧生下來就有這個耳朵眼。至於為什麼人前一世的一些體貌特徵為什麼會帶到下一世的佛教解釋,因為篇幅有限,我就不在此贅言了。


     在我的身上也有一種比較特殊的生理痕跡,就是我兩隻胳膊,自手腕開始到肩部各有一條凸出來的象蛇一樣繞在手臂上的紋路,雖然紋路不是很深,但很清楚。我自生下來就有,而且我家五兄妹包括父母祖父母和堂表兄妹們都沒有,只有我有這種紋路。因為這些紋路不是很深,也不痛不癢,我從未當做一回事,只是覺得自己大概和其他人這一點不太一樣而已。直到有一天,傑尊活佛給我解開這個謎底我才恍然大悟。


     幾年前我和兩位老上師一行幾人去普陀山朝聖。我們大略的朝拜了幾處著名的聖地之後,就到普陀山那尊最大的觀音像前一起發起普賢行願。就在我們剛剛法發願結束準備站起來時,在我旁邊的傑尊活佛忽然擼起我的袖子(在這之前活佛從未看過我的胳膊),指著我胳膊上的紋路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嗎?我說:不知道,我小的時候就有了。活佛又問:你想知道嗎?我說:想啊,當然想了。上師一邊做著將我捆起來並打我的樣子,邊對對我說:你前一命,就是這樣,被人殺了。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傑尊活佛以為我不相信他說的,就趕緊跟我說:真的,我說假話的不是,你真的是這樣被別人殺了(活佛漢語不好)!活佛邊說邊攥著我的胳膊,讓老上師和其他阿卡們看,然後他們就議論起來了。


     晚上回到賓館(我和傑尊活佛以及他的侍者住一個房間)我洗澡之後,傑尊活佛讓赤裸上身,他和侍者在我的背上指指划划,不知道說什麼。一會兒傑尊活佛的侍者又把其他幾個阿卡叫來,他們議論紛紛,恍恍惚惚的好像是說,我前世是被用槍打死的等等,由於當時我藏語學得還不是很好就沒聽懂多少。一會兒,老上師也叫我去,兩位上師又在我的背上直指指划划的議論了一通。


    我晚上快睡覺時,我想詳細問一下,但這時傑尊活佛態度大變,說自己是開玩笑,沒有龍單,既然這樣我就沒有再問。後來傑尊活佛在其他很多活佛在場時,多次的談到我說胳膊上紋路的問題,並讓我擼開袖子讓活佛們看。


      之後我在很多的傳記以及因果報應錄有看到很多關於前世的一些生理徵象會帶到來生的記載。就在活佛寺院附近有一位著名的上師,他的傳記中記載在格薩爾王時代是一名大將軍,因為在征戰時不慎落水,而被魔軍勒死了。在他這一世出生時,脖子上有一條明顯的被繩子勒過的印痕。他宗族的老人都見過,翻譯是他的親戚,翻譯的母親就親眼見過活佛脖子上的勒痕,只不過在這位活佛六七歲以後,那條勒痕就漸漸的消失了。就我自己前世的死因問題,我曾問過傑尊活佛和老上師,但是他們從那次朝山之後都總是避而不答了。


輪迴轉世的確是非常真實的存在的! 


最後的話


頂禮大恩上師三寶!


    在有皈依佛門以前,我曾是一個非常急功近利的人,而且由於我本身也是個懷疑論者,在沒有搞清事情的真相以前,我不會輕易相信別人的說法。


      在皈依佛門聞思藏傳佛教以後,我陸續的結識了很多的藏漢僧俗具神通者。就在我和這些人接觸的過程,一件件的事實,讓我不得不相信,他們的超感知能力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所揭示的跨越生死的事件,也是真實存在的。這些事情使我越來越堅信,輪迴轉世是真實存在的,而我對佛法的信心也就越來越穩固了。


      我曾和幾位師兄弟討論過關於學佛人理入事入,何者重要,何為關鍵的問題,最後我們一致認為:作為開始學佛者由於對佛理知之甚少,而佛理深奧難懂又有看似矛盾之處,所以開始以理入學佛較難,應以事入;隨著學佛的深入,佛法的正知正見,就變得很重要了,也是最終解脫的根本。藏傳佛教所講的見修行果,這個見如眼目一般,是最重要的。可見對於初學者,樹立對因果輪迴的信心,是學佛的關鍵;而對佛法樹立了穩固的信心之後,對於佛法的正見,進而成為學佛的核心了。


      一位佛友和我相識已久,我以前也曾和他談及過很多我親身經歷的有關自己前世線索的事件。他聽了之後曾多次勸我將這些事件整理成文,以期對初學佛者有益。我個人一則比較懶散,二者考慮到當今世間佛法凋零,佛陀的教授都有懷疑者,我個人的這些事情又會有幾人相信呢。但這位佛友認為就是一人因此起信,也是功德一件,如此幾次勸說,鑑於此,我不避淺陋,寫了這篇文字,希望能對於初學佛者,能起到增加對因果輪迴的一點信心的作用。


       文中難免有錯漏不當之處,願於上師三寶之前誠心懺悔,也願將寫這些文字的些許功德迴向大德住世、佛法興盛,如母眾生究竟解脫。


 


——本文由阿明原創首發於多智欽論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