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LVQHHgy6WzExJM5D85&690.jpg   

 


賈傑康楚仁波切於19271219生於西康東部理塘,其年少之時,在一次機緣中,由度母示現帶著仁波切的神識遊瀝了香巴拉佛國剎土,賈傑康楚仁波切是少數親見香巴拉王國的長者。1990年當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紐約傳授時輪金剛灌頂時,即特別邀請賈傑康楚仁波切親到會場開示香巴拉王國的種種,這場開示的內容,被推崇為當年法會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時至今日仍為人們津津樂道。


 


仁波切這次神識游香巴拉王朝(時輪金剛剎土),是先經過西藏各高山及河流,然後再經戈壁大沙漠,再來就到了山脈及冰雪封存的高山,最後才到達香巴拉佛國剎土。


 


      夢裏,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女來到我面前,我從來沒見過她,之後也沒有再見過。她的穿著完全不像西藏女孩,她戴的珠寶和穿的衣服看起來像印度人。只不過看她一眼,我的身體和心智就充滿了大樂的悸動。雖然這個燦爛的女孩以各種姿勢展示了親密的愛意,陶醉在大樂之中的我無法注意她說了什麼。我說不出話來,只能夠微笑。最後,她笑了起來,說:「哥哥,我們是不是該去北方的香巴拉?」


 


    雖然我為她的建議感到興奮,但是我原想追求和她的關係,她卻以「哥哥」的開頭來跟我講話,難免令我失望。她這麼說,讓我很猶豫要不要以赤裸的心和她分享我對她的感覺。然而,我認為只要花點時間,我可以吸引她。我年輕的時候有各種頑皮的想法!


 


  說回故事,我笑著對她說:「女朋友,我真的喜歡陪伴妳,但是我不認得路。」

 

 


  「哥哥,」她微微一笑說,再度破壞了我的希望,「不要這麼急躁,我知道路,我會帶你去。」


 


   我以失望的聲音回答說:「女孩,妳叫我哥哥,妳怎麼認得我?」


 


   她輕蔑的笑著說:「你這個白癡!你不認得我嗎?」


 


   儘管很尷尬,我裝作並非如此而漠不關心的說:「我覺得曾經見過妳,但是說不出來究竟在哪里。」


 


   她說:「如果你不認得我,那麼看看這些眼睛!」


 


   我回嘴說:「看什麼呢?我也有眼睛啊!」


 


   「男孩你真是笨!你庸俗的眼睛怎能和我智慧之眼相比呢?看!」當她這麼說的時候,她展現出七隻眼睛,兩眼在臉上,一隻眼在額頭,手掌腳掌各一隻。她又問:「你的和我的一樣嗎?看呀,看呀,這樣是吉祥的。你將會得到長壽,並且得到叫做卓瑪(度母)和卓噶(白度母)的伴侶。業力和願力是不會扭曲的,由於你愛上了我,你不可能繼續作一個僧人,但是仍然可以利益許多眾生。在吉祥的緣起還沒有喪失之前,我們趕快走吧。」


 


   我親見了聖度母這位高貴的女孩,卻表現出這麼糟糕的舉止,讓我的毛病蔓延到我的身語意中來,這令我十分窘迫。感到十分的懊悔,很想向她懺悔。這時她說:「這也不能怪你,因為你是個有情眾生。不過,由於你接受了蔣貢康楚的化身貝瑪突傑旺秋的灌頂,空性覺知的能量已經赤裸的顯露,這個過失不會太過污染於你。但是,一旦你遇到不利的環境,依賴對治的方法是很重要的。」


 


   「我們走吧!」她把一塊白布鋪在地上說:「坐上去,要對大悲觀音有信心,不要有任何懷疑。小聲持誦六字大明,想著你是要去莊嚴的淨土香巴拉,不要讓你的心散亂。把你自己完全的付託給我,而沒有任何的虛偽,你就會有舒適的旅程。」


  


  然後她坐在我的旁邊,此時三種感情沖刷著我,每一種都是那麼的劇烈:一種我從來沒經歷過的大樂、永不變易的確信和遠離疑惑的無畏。


 


   在那一刻,一個浩瀚清新的視野打開了,我的身心變得光明和靈敏,耳朵充滿了聲音,而我的覺知有如水晶般的清晰,沒有「這個」、「那個」的散漫念頭。在這個不可名狀、不可思議、不可言傳的狀態,即非落于有邊,亦非落於無邊的狀況下,我感受到一種不受理性控制的大樂。我發現自己往下看一個山谷,它的形狀像是雪山頂上的一頭傲然的雪獅子。


 


   女孩指示我說:「看,那是偉大的德格印經院。那是一個證明、我事業的足跡。當你是阿加喇嘛的時候,我是你侄女澤旺拉嫫。這個世界的皇冠珠寶仍然存在。」


 


   「現在看,你看到的兩河交會的地方,看起來像是兩手合掌祈禱的樣子,那裏就是昌都。它是西藏政府在康區的首府,未來這裏淪陷就宣告了西藏政權的衰落。為西藏的福祉祈福吧,那會有所幫助。


 


    「附近有一座山,在同一個基座上有六個山峰,叫做西藏六峰山,它是雍仲苯教的主要朝聖地點,苯教的信徒叫我蔣瑪確吉杜西。」


 


  從那裏我們繼續前進,有如飛快的流星。然後看到了諸神的住處拉薩,就像在大地中央綻放的白蓮花。我可以看到大昭寺、布達拉宮、四個林卡拉丈和一大群大小的寺院,還有學習和修行的偉大中心舞臺~沙拉、甘丹和哲蚌。


 


   許多男女眾神在城市半空中唱歌、跳舞、演奏樂器,同時灑下花瓣。他們嘴中散發出陀羅尼雲和大量的吉祥詩句,伴隨著美麗的讚美曲。地上的人們從事累積功德的純淨行為,例如大禮拜、供養和繞佛。


  


  巧匠精巧的裝飾大昭寺和布達拉宮:欄杆、尖塔、尊勝幡、金傘、聽法鹿等等。太陽照耀著他們,這些莊嚴飾物閃閃發光,就像藏布江中的黃金,似乎天地都在從事優雅的歡樂慶典。


 


   女孩對我說:「看這松贊干布留下來的足跡啊!他承擔起國王和保護人民的角色,而我顯現另一種形象。我們留下了至高無上的佛像,例如兩尊釋迦牟尼佛像,它們和本師釋迦牟尼佛真身無二無別。在這殊勝無上的聖地,你可以看到布達拉宮,它是十四位達賴喇嘛中八位的住處。他是無上的聖者,人身的聖觀世音,你的花註定要落向他的本尊,偉大的精神導師,他如慈母般照顧所有的眾生而無例外。衷心的祈禱吧。由於接著而來的因緣,你此生必定投入法王慈悲的懷抱。┘


 


      還有另一個地方,看起來像是一頭保護幼鹿的母鹿,站在一座有如閃亮星星的大寺院旁。女孩問「你認得這個地方嗎?它是藏土的札什倫布寺。第一世達賴喇嘛建造了它,後來,當第二世達賴喇嘛維護它的時候,你住在那兒,你是達賴喇嘛的主要隨從堪宗松饒嘉措。後來嘉華恩薩巴的轉世班禪羅桑卻吉。成為這座寺院的主要管理人。但這還是一座與你有緣的寺院,所以,強烈的祈求和祈禱吧。┘


 


     繼續我們的旅程,到達巨大的岡底斯山,覆蓋著原始的冰雪,有如一座雄偉的水晶山。前方有一個綠松石般的湖,湖水純淨、清涼、無染。牧草地向四面的平原伸展開來,有如壇城一般。四面環繞如鏈的山脈,造成了中間這個美麗的世外桃源。


 


    女孩對我說:「僅僅穿著棉布衣,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就在這片冰雪之中,憑著血肉之軀,在這裏修練空樂的襌定,也就是拙火定。雖然這裏是上樂金剛的淨土,但是許多傳承的上師都同意,我們可以把這裏視為自己本尊的實際住處,不論這位本尊是誰。這就是岡底斯山和馬納薩羅瓦湖的功德,它們的名聲有如旗幟般飄揚全世界。喜馬拉雅山域中再也沒有比這裏殊勝的了,所以強烈的祈求和發願吧。」


  


   於是,在一眨眼之間,我們颼的飛過了冰雪覆蓋的山胍,經過一片禿山之後,山頭漸漸出現林木。河流又出現了,在山間交織穿流,偶爾形成山谷,但都很小。過了一陣子,我們飛過一個山谷,看起來像是一條剛剛吞下一隻青蛙而在休息的青蛇。又飛過一個沙漠,像是放在地上的一張老虎皮。然後來到一片鼓形的土地,它的分支向四面伸展開來,像是四肢和頭。


  


    從這個地方開始,我們經過一片廣闊無垠的沙漠。飛行中,偶爾會穿過一些無人居住的綠洲,不但沒有人,連野生動物也沒有。最後,我們往北飛到一個四周環繞著雪山的地方。我沒有辦法判斷它實際有多大,也說不上它確實的形狀,我的感覺是:在外表上,它像是一朵三十二瓣的盛開的花,每一瓣都非常寬廣,也許有地球的三分之一那麼大。但是我也不確定。畢竟除了yesno之外,我對英文一個字也不懂,更別說製圖學或地理學了!


 


        但是,就我看到的而言,三十二瓣上各有三十二個城市,總共就是一千零二十四個城市。女孩告訴我,每個城市都有九萬五千個郊區,所以總共就有九千七百二十八萬個郊區。


 


        城市和郊區的房子,大多數看起來像是中國式或尼泊爾式的。高級的住宅則像是皇宮,有黃金的欄杆和涼亭式的屋頂,上面裝飾著海怪、獅子、八腳獅、金翅鳥和寶馬。屋頂上像岡吉囉鼓一樣的尖塔,裝飾著閃閃發光的珠寶。這個時候,鐃鈸和大小的鈴響起,而天上覆蓋著彩虹。


 


       我相信大多數的房子都是單層的,每戶人家之間都有花園、悅人的樹叢、池塘和甘美的泉水,還有自然稻、滿願牛、如意樹和寶瓶。簡而言之,人們需要的任何東西,只要動個念頭就會化現出來。


 


         這裏的居民都很健康快樂,享受著富裕的功德和長命,沒有疾病、暴力衝突和饑荒,甚至沒有聽聞過這些事。


 


         對我來說,這些人是以奇特的方式出生在這裏,而不是從子宮生出來的。更重要的,他們之間沒有「我的」和「你的」或者「我」和「你」的區別,不會有妒忌和競爭,連一瞬間也不會有。這些人平靜、慈愛而有悲心,動人而身材美好。他們無所不知,彼此無拘無束的表達愛意和親情。雖然多數人看起來像是亞洲人,但是有各種種族和背景的人。


 


       那裏也有許多非人,包括天人、龍、夜叉、幹闥婆、緊那羅等等,他們都住在用光來建造的彩虹般的屋子裏。我們可以看到若干這些用理性難以測知的非物質的奇異住宅。


 


         每片花瓣就像一個省,每個省都有若干冰雪覆蓋的山峰、樹木叢生的斜坡、長滿牧草的小丘和點綴著小島的湖泊。在這個景色中,有人們馴養的野生的草食動物,也有肉食動物、魚和鳥類在其間活動。但是,牠們之間有自然的感情,彼此可以自由而不受威脅的漫遊。從我坐的地方,我可以聽到牠們嬉戲的快樂叫聲。直到今天我還可以看到這個景象,好像它就在眼前。


 


         如同我們的世界,土地盡眼望去都有用處,不是作這個用途就是那個用途,沒有一點荒廢。


 


       馬拉雅寶喜林苑安臥在這片土地的中央,有如花朵的雌蕊,四周圍繞著十六個城市,形成一個大圈。聳立在中央的是月賢王用最好、最珍貴的材料建築的時輪宮殿;聳立於四周的宮殿外有四門,身語意壇城的東方是用深藍色的天青石造的,南方是紅寶石,西方是藏布江的黃金,北方是海中的白水晶。美麗、雄偉而令人敬畏,只要見到這個壇城(它的每一層都可穿透其他層而可見),自然會進入專注而遠離概念的定境。


  


        雖然不論在新舊傳承的密咒乘中都沒有提到,我確實看到了十六個圈,每一圈都有特別的含義:日輪代表驅散黑暗,一圈獅子代表無畏,一圈金翅鳥代表活力,一圈龍代表名望,一圈熊代表兇猛,一圈老虎代表進取,一圈豬代表迷惑,一圈強人代表力量,一圈蝙蝠代表欲望的執著,一圈水怪代表醜陋,一圈水牛代表高貴,還有由八腳獅子、馬、豬、公牛和上好亞麻所組成的圓圈。


 


         各方圍繞著七百二十二位身語意本尊,在三個壇城中央的是薄伽梵吉祥時輪金剛和明妃樂空結合,愉悅嬉笑而立,其姿勢代表各種欲望的滿足。


 


        壇城中有天人、龍、人類的持明、五位尊貴傳承的持有者、七位教法的信託者、閻浮二勝六莊嚴、八十成就者,還有三十二聖地、二十四地方和八大屍林的勇父和空行,法王赤松德貞堪布菩提薩埵、上師蓮花生和他的二十五弟子(他們像是西藏雪域的祖父和祖孫)百大伏藏師蔣揚欽哲旺波、蔣貢康楚、秋吉林巴、榮松班智達和龍欽巴。還有其他無數前譯舊教的聖眾,他們已經達到大圓滿四相中最高的「法性窮盡」境界。


 


    壇城中還有薩迦五祖國燃巴索南辛給夏迦秋登遍知榮敦和薩迦哦巴察巴的偉大人物,他們實踐薩迦道果到了最高點;噶舉四大八小的大師,他們證悟了大手印,例如瑪爾巴、密勒日巴和岡波巴,康區直貢噶舉達隆噶舉竹巴噶舉的三位大師;和善的保護者和法王勝者宗喀巴,以及他的兩位法子等成就者,上下密院及三座大寺的法座,和甘丹派在道上有經驗的其他大師。


 


        有如金山的珠串,這些大師們圍繞著主要的來賓~遍智聖者法王達賴喇嘛的歷世化身,從第一世到第十三世。他們的心智是不可分的,此光芒四射的金剛乘大師會眾,坐聽導師轉法輪,講說密續之王時輪本續的一千二百章。


 


         在馬拉雅寶喜林苑大宮的勇士廳,五面的黃金寶座上坐著第二十一代的卡爾基王。女孩告訴我說:「這是第二十一代的卡爾基王,他比你大一歲,他是這片國土的統治者。」


 


         香巴拉從最早到現在,總共有二十八個王,每一位統治一百年。其中最早的七位叫做達瑪囉嘉,也就是「法王」;後來的二十一位叫作卡爾基,也就是「種姓之主」。


 


        第一位統治者是月賢王,他編撰了《時輪本續》,寫了《時輪本續大疏》,而且建立了昆侖宮。第二位法王是神權,第三位是具威嚴者,第四位月賜,第五位一天二自在,第六位雜色,第七位帝釋居。


 


        七位法王之後,文殊師利稱名登基。這位法王統合了印度種姓制度的支持者,將他們合成一個種姓,並寫下了《略本時輪續》。他是第一位稱作卡爾基也就是「種姓之主」的國王。


 


       第二位卡爾基叫做白蓮花王。女孩告訴我,他就是我們的無上導師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由於他的努力和這位卡爾基所寫的吉祥時輪續偉大注釋《殊勝論釋無垢光疏》,她預言時輪教法一定會擴散到全世界去。


 


       女孩又對我說:「業的力量確實非常強大,這世界上我們看到的東西,它的宗教、文化、經濟、科學、法律、軍隊和政治制度,他們手持的武器和核子武器、空軍、海軍和陸軍,全是先前眾生的共業所生。世界的業力自然會把這些科技帶進生命,不需要特別的努力,透過他們積聚惡的或非善的行為,有情眾生,特別是野蠻人,為這些事提供了緣起和條件。這些行為的後果會定期的爆發和湧現,這就是所有現象都是相依相待的自然證明,不需要我們期望它們這麼做。」


 


       在馬拉雅寶喜林苑的東方有一座迷人的白山,是由珍貴的寶石所成。石面日夜發出六色的熾光,其上凸出的六字大明自然響起咒音。


 


       女孩告訴我:「未來,當現在的達賴喇嘛轉世為神武輪王,他將開啟藏在岩石裏面的盔甲和武器,用來戰勝野蠻人。祈禱這事如願吧!」


 


     「南方的黃金樹林、西方的美麗房舍、北方的駿馬瑪哈巴拉,所有這些都是由偉大無上的勝者的榮耀功德所成!要瞭解這點!現在讓我們到寶殿去見無滅法王吧。」


 


       只是這麼一瞬間,我們兩人已經站在這個尊貴宮殿的大門前,兩位大力的將軍帶領我們進去。雖然我感覺到我們已經來到這位偉大法王的面前,但是他的身體是如此的燦爛,我沒有辦法鼓起勇氣看他的臉。那一刻,一個景象在我眼前展開:上下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如海般的三根具誓護法眾,所有平常的覺知全都自動停止了。很快的,法王融入光中,化現為年輕而明亮的具足戒比丘。這位比丘叫作喇嘛昆桑確札,散發著加持的光彩,他給了我ㄧ些有關大悲觀世音的灌頂,然後告訴我:「你會長壽。不管你此生發生什麼事,好或者壞,都是過去累積的業力,所以不要氣餒。努力為別人的利益而工作,不要厭煩此生的快樂。」


 


       於是宮殿和所有這些景象就如同彩虹般消失了,只剩下女孩和我,就像先前一樣。在對所發生的事和所見的景象的滿足感之中,我醒來,發現自己還在洞穴中。


 


   後來,我把這些情節告訴別人,很多人都感激的告訴我:「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滿足。」時輪金剛大灌頂之後,我和部分遍徳勒西林隨員一起回到了印度。回來之後,我完成了早先中斷的閉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