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涼法語
用信心和慈愛來替換惡念;用祈求來取代閒聊;用禮拜、經行繞塔來代替無意義的活動,就是在幫助自己的忙。 一般的閒聊是貪執與瞋恨的表露,只會使妄念之輪旋轉地愈來愈快。但持誦咒語會保護你的心,引導你了悟語的智慧本性。———頂果欽哲仁波切

                                 001LVQHHgy6WzEYXE6nd3&690.jpg   

 


作者:陳曉東


在廣袤而又雄偉的青藏高原上,屬於四川省甘孜州境內的色達縣,有個海拔4千米 的年龍鄉,是緊鄰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的一個小地方,普通地圖上找不到它的身影,在漢地,歷來更鮮有人知。近年來,因著常住年龍寺的兩位得道高僧——久美彭措上師和達熱拉姆上師的名聲在漢地逐漸傳揚,聽說過這個地方的漢人多起來了,而且大家也習慣於像藏族同胞一樣,將這對有道夫婦尊稱為年龍佛父母。  


 


我第一次去年龍,是在1995年秋季,同行的有善寶法師、寶玲居士等十來人。那次去年龍逗留時間不長,但年龍佛父母無與倫比的慈祥、大度與智睿,給每個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


 


1997年夏,我獨自一人從色達前往青海途中,再次去年龍拜見佛父母,並在那兒住了幾天,對年龍殊勝的地理環境和佛父母非凡的生平事略,有了更多一點的了解。過後我寫了一篇報告文學《青藏高原上的寧瑪大成就者——年龍佛父母》,介紹了兩位上師種種不可思議而又真實不虛的事蹟。


 


今年夏季,我隨龍多活佛去阿壩州壤塘西瓊寺參加一個法事活動,其間又抽空去了年龍。離上一回去那裡,彈指已過去6年,屋裡的陳設好像沒什麼大變,久美彭措上師看上去好像也沒什麼變化,依然身穿紫紅袈裟坐在那張大床榻上,在他面前依然擺著那張雕花描彩的長茶几,在他身後依然掛著那幅大紅的絲織龍鳳呈祥圖;而最大的變化是,以往一直靠窗坐他身旁的達熱拉姆上師,已於一年前去世了。回想當年佛父母坐在這兒雙雙為自己灌頂加持的情景,心裡忽然湧起一股茫然若失的感覺,讓人不能不嘆息人生苦短,世事無常。


 


關於佛母去世的消息,其實從網絡上早已得知,後來也零星聽到一些有關佛母圓寂祥瑞的傳聞,但大多所述不詳。這趟來年龍,我就向當事者著重了解了一些這方面的情況。達熱拉姆上師不愧是個真正的成就者,在她人生之旅的最後一刻,種種瑞相,不僅證實了她在修行上的不凡成就,更是極大地鼓舞了她的弟子們精進修行的信心和決心。我也希望,凡有緣看到我這篇小文的讀者,不管過去對佛法有無了解,了解多少,也能因此而對佛法升起一點或增添一點正知正見。


 


達熱拉姆是藏地大名鼎鼎的伏藏師阿旁大師的女兒,1938年出生於青海班瑪,降生時就有不少瑞相出現,人們聽到空中有樂音傳來,屋子裡還自然瀰漫香氣。


 

 


阿旁大師率一批弟子去西藏朝聖時,將襁褓中的達熱拉姆也帶去了,到了拉薩,康·敦珠法王非常高興地對阿旁大師說:您的孩子是依喜措嘉佛母的真實化身——色卡班則空行母的轉世。並在釋迦佛像前將女嬰抱在懷裡作了許多祝愿。


 


小達熱拉姆7歲時就從父親那裡得到許多密法的灌頂和傳承,14歲起便斷斷續續取得多種伏藏,二十多歲後更以種種有意無意的神蹟,令當地百姓不敢把她視作尋常之輩。七十年代後期,她被迎娶到年龍,和久美彭措上師同修密法,共轉法輪,從此開始了利益更多有緣眾生的宏偉事業。她將自己在洛若撿到的一塊鑄有大鵬金翅鳥的銀元送給了晉美彭措上師,成為日後喇榮山 里創辦五明佛學院的重要緣起。她與久美彭措各自或共同開啟了《蓮花生大師修法》、《空行母修法》、《藥師琉璃佛修法》等數十種伏藏法,被如意寶晉美彭措認定為當今時代真正具德的伏藏大師。她們相互間遣除了對方的數次違緣,並共同為法王如意寶等十二位當代大德的長久駐世遣除了一定的壽難。她們還應漢族弟子之請,在年龍修建了專用的閉關房,推動大圓滿甚深教法從藏地走向更為廣闊的世界……


 


從醫學上說,佛母是在20023月,因患食道癌醫治無效而去世的,從患病到去世,僅89個月時間。在患病之前,佛母在一次修持大圓滿的定境中,看見許多衣著華麗的空行母前來圍住自己,說是她在塵世的時候到了,請跟她們回空行剎土。她說:我有點捨不得上師,再好的地方,我也不想去。空行母說:這一次還不帶你走。不過,你繼續留在世上,也沒什麼意思,勉強駐世,會有很大的痛苦。說完就不見了。不久,她作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身體變成一道光電,融入了久美彭措的心間,醒後就覺得,這是自己可能要歸於圓寂的一個像徵。同一天夜裡,佛父也作了一個夢,看到很多他不認識的人,敲打著各種法器,把佛母接到另外一個地方去,醒後他也覺得,這是佛母可能要離開的象徵。而後,佛母就生病了,咽喉腫痛,食物難以下嚥。  


 


沒過多久,到了藏歷 五月初十 這一天,年龍寺舉行蓮師會供,大經堂裡並排搭了兩個法座,佛父母雙雙坐在上面。達熱拉姆輕聲對久美彭措說,今天我們並排坐在這裡,以後恐怕再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吧?見佛父沒吭聲,她又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坐在這裡了吧?久美彭措安慰她說,讓我們一起好好地祈請蓮師加被吧……這天,寺廟的一位管家在佛父母屋後的草地上發現一株奇異的花,就撿起來送給了上師。這是一對並蒂花,兩朵花長在一起,花瓣極多,數一數,每朵花的花瓣有116瓣。佛母看出來了,這是當年藏王松贊乾布迎親的時候,送給文成公主的花。佛父也看出來了,這朵花的緣起,預示著佛母真的快要離開了,但他們今後還會在一起弘法。


 


蓮師會供第二天晚上,許多弟子聽到耳旁傳來美妙無比的音樂,聲音非常清楚,但找來找去,卻不知音源在哪裡。他們去問佛父,佛父說,你們仔細聽聽,這叫持明仙樂,是不是從佛母那裡來的?他們跑到佛母那裡,果然,那美妙的樂音似乎是從佛母身體裡發出來的。弟子們問這是怎麼回事?佛父告訴他們,這是烏金剎土的空行母們,來迎請佛母的標誌呀!打這以後,空行母還來迎請過多次,而且越到後來間隔的時間越短,說是時間到了,不能再等了。  


 


會供第三天,也就是十二日,佛父母坐在吉普車上,讓司機沿著鄉土小路,在年龍寺及所在的日沙爾瑪村,凡是能開得過去的地方,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慢慢地都走一圈。本來,佛父母每年有八個月時間在屋裡閉關,平時不輕易出門,很多鄉民多次邀請佛父母去他們家裡坐坐,長久未能如願。久美彭措上師說,哪天我們才能一起去看望老鄉呀,以後怕是不大會有這種機會了,就這麼在車上走一走,盡個心意吧。


 


十三日,他們聽從了在印度的上師都欽法王的建議,去青海土丹活佛那裡看病。路上,有一隻很大的老鷹迎著車子飛來,挨得很近,想落在車上,佛父母看出這是空行母又來迎請了,就叫司機盡量開快,別讓老鷹落下來。


 


土丹活佛是個醫術很高的藏醫,在藏地很有名氣,他為佛母作了仔細的觀察,發現脈像很凶險,如實地告訴了佛父,並說,讓我們盡力而為吧。


 


佛母生病的消息傳出後,藏地的不少高僧大德,以及印度的都欽法王、薩迦法王,都為佛母長久駐世念了經,不少寺院為佛母作了會供等法事,佛父母藏漢兩地的許多弟子,為上師延壽而大量地放了生,佛父本人在這一年里為佛母灌了三次長壽佛頂,種種努力之下,佛母的身體有一段時候稍許有所好轉。


 


但從20022月初起,病情惡化了,食道癌將咽喉整個堵住,任何食物都吃不進去,甚至連一口水都沒法喝,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1個月又20天,直至佛母去世。不過,佛母在她生命的最後這段時光裡,儘管50天不吃不喝,她的情緒和精神狀態卻始終很開朗,臉色也不像一個病人。從馬爾康去成都的路上,看到一輛輛大卡車裝運牛羊去屠宰場,她很感慨地說,我的病根本不算什麼痛苦,這些牛羊太可憐了,不僅被宰殺,死了以後,有的還會下地獄、進惡鬼道,這才是真正的痛苦啊!說到這裡,她情不自禁地落下淚來。到成都以後,醫院斷定她已無可救治。她聽到這個消息,沒有任何痛苦相。她們都住在都江堰,她依然像平時一樣說說笑笑,跟弟子們在草坪上走來走去,拍照留念,並且十分平靜地說,我們這輩子在一起的最後日子快要到了。她還對弟子們說,這輩子該做的事都已滿意了,唯一不滿意的是,她不能繼續照顧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上師了,其他的,她對這個社會沒有任何一點點留戀。她愛聽佛菩薩和高僧大德的傳記,叫身邊弟子輪流講給她聽,到後來,弟子們搜腸刮肚也講不出了,就去成都新華書店買了這類書籍,邊看邊給她講,有時講錯了一點,她就會說,這一點講錯了,不是這樣的,可見她心裡什麼都明明白白的啊!


 


到了藏歷初一的早晨,佛母一早起來,凝望著久美彭措上師說:我想跟你說一句話,不知該不該說。佛父點頭道:不管什麼,你說吧。佛母說:這一次,我的時間到了,沒有辦法,一定要圓寂了。本來,我們早就說好了,一起走,一起轉世,再一起來弘法。但我們這一世的事業,還沒完全完成,有些空行母續的法,還沒開出來,《阿旁大師全集》還沒印出,對有些弟子還沒傳完大圓滿竅訣,我想請求你,再駐世一段時間,你看行不行? 佛父沒有馬上回答。佛母又懇切地說:我圓寂以後,暫時不去空行剎土,也不轉世,仍然陪伴著你。這是我今生最後的一個請求,你能不能答應?這段時候,佛父的身體也很不好,東西也吃得很少,他是打算跟佛母一起離世的,此時聽佛母這麼請求,實在不忍拒絕,就說,那不管是誰最後一個留下來,就由誰就來完成未竟的事業吧。這時,佛母手上自然顯出許多空性(行?)的文字,她對佛父說,你把它們記下來,以後你再取到什麼伏藏品,以今天這些空性(行?)的文字為緣起,任何伏藏法都可以打得開的。


 


佛母又對身邊弟子說:我駐世時間不長了,我把上師交給你們了,一定要照顧好他,這是我最大的願望了。她把上師常用的藥品拿出來,交給弟子,犯什麼病,吃什麼藥,怎麼服用等等,都已標明了,再逐一交代了一遍。


 


又說:我的這個上師是真正的蓮花生大師化身,我的這個上師是真正的如意寶,我的這個上師是真正的活佛,我要最後向他頂個禮。恭恭敬敬頂個禮後,又說:你們要好好祈禱他,要說當今社會真正不會欺騙眾生的蓮花生大師,就是他了!你們也要好好頂禮他。最後說:我的願望,就是你們弟子們要好好修法,清淨修法,不要貪心這個世界上的東西;記住,好好修法,清淨修法,這就是我對你們最大的願望。​​還要身邊的弟子把她的這個要求,告訴她外面所有的弟子,她最終的遺願,也就是這個。


 


326,藏歷是二月十二,在都江堰的一個小屋裡,佛母穿著平時那套紅花布衣服,頭髮像平時一樣梳理得一絲不亂,大約在上午十點,她對身邊的十來個弟子說:你們都在我身邊,我要準備圓寂了。弟子們一聽這話,都哭起來了。佛母說:很多弟子都在外地,他們都在為我擔心,你們在我身邊的,以後給他們說一下,讓他們知道我今天的情況。我這一次的因緣已經到了,一定是要圓寂的,但我圓寂以後,也就是說,我的身體不再有了,但我的智慧和我的慈悲,是永遠不會離開上師的,暫時我什麽地方都不去,空行剎土也不去,也不會去什麼地方轉世,你們也不用去找,找也找不到。等以後如果上師也圓寂了,那時我們會一起轉世,再一起弘法利生,我們過去生生世世在一起時,也是這樣發願的……”她說完就躺下了,眼微閉,不再說話,身上蓋一條紅色的繡有龍鳳的花被子,保持一種被佛教界稱為吉祥臥的姿勢,當年釋迦牟尼佛就是以這種姿勢涅槃的。


 


依照藏傳佛教的規矩,一個修行者臨終時,若能請有成就的上師在他(她)耳邊提醒一下,導引一下,進入中陰身以後,該怎麼走,要注意些什麼,那是最理想的,不僅可以防止走錯路,還可把死者的神識往高處領。本來,像達熱拉姆這樣的成就者,生死早已自在,臨終時並不需要旁人對她說些什麼,念些什麼。但既然有此規矩,佛父決定還是要奏請具德上師。那麼,請哪位上師最合適呢?以佛父自身的修為次第,在此緊要關頭拉佛母一把,當是絕無問題的,也可說是責無旁貸的,但他想增加一點保險係數,再說也不想讓別人看成是他與佛母之間兩口子的事,於是他撥通了印度都欽法王和五明佛學院晉美彭措上師的電話,請他倆為達熱拉姆助上一臂之力,兩位大德都欣然答應,通過電話,向臨終者傳遞了他倆最後的叮嚀。掛上電話後,久美彭措上師在達熱拉姆耳邊也給了最後的囑咐。弟子們看到,當佛父跟佛母講話時,她本來似乎已進入了寂然入定狀態,這時臉上卻露出了一點笑容,而後,就再也不動了。弟子們依著儀規,用一塊大紅布,將佛母罩了起來……


 


三天后,久美彭措上師按儀規為佛母念了出定的經,而後弟子們掀開了罩在她身上的紅布,大家十分驚訝地發現,佛母變了!她的皮膚,變得又光潔又白嫩,她的面容,變得又年輕又漂亮,而且臉上笑意盈盈,眼睛還微微張著,就像活的一樣。她的身體,一點沒有臭味,相反還散發出一種類似熏香的很好聞的香味。


 


接下來,弟子們又將佛母的身體包起來,小心翼翼地裝上汽車,運往年龍寺,那是她與佛父共同生活過二十幾年的地方。根據都欽法王和晉美彭措如意寶的建議,佛父暫緩去年龍,留在都江堰調養身體。


 


佛母的身體運到年龍寺後,頭戴莊嚴的五佛冠,身穿繽紛的空行服飾,以跏趺坐姿,安置在一個小佛堂裡,面前擺滿鮮花、水果、香燭等供品,四周點了許多燈,在裊裊香煙和金黃色的酥油燈光中,從早到晚,有前來瞻仰禮拜的弟子信眾跟她作最後的告別。


 


那段時候,從各地趕去年龍的人很多很多,凡見過佛母的人,無不驚嘆她的肉身會縮得那麼小,有人說,看上去像個10歲的小孩,有人說,不,不到10歲,看上去至多像個8歲的小孩。格拉管家是從都江堰把佛母身體護送到年龍,再經手操辦了佛母后事全過程的,他彎起一隻胳膊對我說,佛母在年龍放置期間,身體每天都在縮小,到後來縮得就這麼一肘高!


 


佛母肉身在年龍安放7天后,置入塔窯,舉行荼毘。


 


柴火點燃後,烈焰升騰,閃爍出五色光焰。帶有香氣的白煙,一段一段地衝出爐膛,以右旋狀升騰而上。天空中,出現了美麗的彩虹,還有形狀奇特的五彩雲朵。地上,一瞬間冒出許多白色的捨利子。火化到一定時候,空中飄下許多細軟的羽絨,大都落在地上,有的直接落在弟子們的衣服上,有人說,這是老鷹的羽毛,也有人說,這是空行母撒下的天花。我從佛父那兒看到了一支白色的羽絨,這是一個藏族老鄉當時撿到的,後來送給了佛父。羽絨一寸多長,非常柔軟,佛父輕捏在手裡給我看時,它自動扭擺起來,好像是婀娜的舞姿,又像在顧盼連連。我想,不管這是老鷹的羽絨還是空行母撒下的天花,都是極為罕見、極為殊勝的。


 


荼毘後,骨灰中找到許多舍利子,白色的,特別圓,黑色的,特別硬。根據佛母的遺願,她火化後的靈骨和舍利子,以及她用過的衣物等等,全部留贈給她眾多的有緣弟子,凡獲得者,皆可得到她無時不在、無處不在的加持和庇護。為便於分贈更多的弟子,靈骨、舍利子和骨灰已全部碾碎攪和製成了靈骨丸,衣物已全部鉸成了碎片。她屋子裡的東西,除了佛經和佛像,一概不留,全都供養給了藏地的高僧大德。


 


我要感謝喇嘛扎西莫崙,他為我這趟去年龍擔任了很稱職的翻譯。這位三十來歲的出家人,老家在壤塘西窮寺,8歲去年龍寺依止佛父母,後在佛父母安排下去五明佛學院學習8年,考取了堪布資格,漢語也講得十分流利,近年一直跟隨在年龍上師身邊。我隨龍多活佛去西窮寺時,正好遇上紮西莫崙有事回來,遂跟他相約著一起去了年龍。為了避開班瑪公路上有些檢查站設置的障礙,我們搭乘摩托,從四川境內的的山間小路上開過去,遇到好幾處陡峭的羊腸小道,摩托根本沒法過,就靠幾個人前拉後搡,硬是把一二百斤重的摩托車給抬了過去。


 


附錄:年龍上師父母仁波切簡介


 


當代寧瑪派大伏藏師年龍上師父母:南卡朗巴仁波切是蓮花生大師的化身;多羅黛臥空行母是依稀措嘉空行佛母的化身。他們乘願再來,悲心廣大,堪為南瞻部洲有情眾生之依怙(注:蓮化生大師是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的共同化身)。


 


據蓮師伏藏授記,年龍上師在吉祥莊嚴劫本初怙主鼓因王佛前,為大婆羅門菩提伽羅;屍棄佛時代為摩訶菩提尊者;在毘婆屍佛時為代哇那美尊者;在迦葉佛時為切悟嘎迷敖尊者;釋迦佛時為天眼第一阿那律尊者;蓮花生大師時為阿舍黎南喀娘波等等。


 


年龍佛母在法身界中為普賢母,她的圓滿報身為哇日阿河,化身為依稀措嘉空行母等等。


 


佛父在童年時即具足無量悲心,當見到有人殘害生靈,便心如刀割,而盡其所能以作救護。曾親見釋尊及蓮花生大師、文殊師利等本尊。對於中陰境界眾生的苦樂,以無礙的天眼洞察無餘。上師初學文字時,示現無師自通之智慧神變。


 


佛母自幼即深知輪迴過患,不僅沒有貪染世間的習氣,而且生具無緣大悲,對於三寶信心堅定。後曾因個別眾生之因緣成熟而示現各種神變為作調伏,如:以期克印製止巨石滑落,拯救數十餘人生命的神變等等。


 


一九七八年,上師父母隨往世因緣與願力,以及阿旺洛珠聰美仁波切(即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再三勸請,開始了共轉法輪的法行。


 


上師父母常住四川省色達縣年龍寺,依寧瑪巴噶妥派實修之宗風,堅持半年閉關修法,半年傳法利生,以伏藏傳承為主攝授弟子。一九九五年,上師父母與漢族弟子結下最初的法緣,八月,為首批漢族弟子開啟了深密大圓滿口授之門。


 


一九九二年,西藏桑耶寺重修寶塔時,因魔力所致,塔石一再崩爆,不知何故。後經查閱,在蓮花生大師授記中曰:只有蓮師化身再來,才能修成。此時,正巧上師來到了桑耶寺,便念經加持,塔石不再崩爆,寶塔圓滿修成。上師來到了桑耶清浦,並在一塊岩石上踩入足印,堪為末世眾生增上信心之聖蹟。


 


上師父母為調伏攝授眾生,曾方便善巧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神變,如:八十年代末,於吉祥多門寺傳法時,法器自然漂浮空中為五十人灌頂加持。一九九一年,於熱貢迎請吉祥天母現量降臨,致使數十人被唐卡像引導奔走。弟子請為依稀措嘉佛母之塑像加持後,佛像自然增大等等。


 


 上師父母發大誓願,要將以伏藏傳承的深密大圓滿之實修教授傳向整個南瞻部洲,使一切有緣眾生都趨於解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吳總經理
  • 歡迎到我的部落格參觀!|&

    <p><font color="#0000FF">好友搬椅子過來我的部落格開講嘍~</font><br>

    <p><font color="#0000FF">歡迎好友們來探索美商怡富斯七種神奇的水果<br>

    <br>1. 木鱉果</font><br>

    <br>2. Acai巴西苺</p><br>

    <br>3. Goji漿果<br>

    <br>4. Noni諾麗<br>


    <br>5. Fociodan褐藻多醣
    <p><br


    >6. Mangosteen山竹果</p>
    <p><br


    >7. Seabuckthorn沙棘</p>
    <p><br


    ><font color="#FF0000">我這有瓜子.花生米~~還有捲心餅啦 !~~~<br>


    <br>也請好友你常來,來我的部落格賞文幫灌水喔</font><br>

    <br><font color="#FF0000">好友祝福你 永遠都美好~<br></fon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