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LVQHHgy6WzFbwMRE0e&690.jpg   

 

     日子我不記得了,但是我相信是在二00三年的某一天,我在半睡半定之中體驗到了一個境象,我所見的事並不發生在這個世界,而是在一個叫做「莊嚴淨光」的地方,那裡的人都是一般高,臉也長得一個樣。他們已經超越了「你和我」的習俗,甚至沒有生死和中陰的名字。他們和我們是如此的不同。每個人都是全然的快樂,所有欲求都是心想事成。


  這個阿彌陀佛的淨土又叫作「蓮花寶珠」或「無量光樂土」。要到這個地方,必須往西行,經過不可估量的距離,到達一個以眾寶所成的地方,其寬廣超越了平常心識的範疇。其土燦爛無比:踩下去的時候地面自然承托,舉起腳的時候它又自然彈回;有各式的花叢和充滿八功德水的水池ˋ珍貴金屬的山脈和成叢的香樹,還有金剛寶石ˋ自然稻ˋ藥材樹ˋ各種花蕾ˋ甘露河ˋ各色鳥和許多野生草食動物。


 
  在中央,有一座無邊無際的宮殿,由永恆的覺性自然展現而成。這座大廈是四方形的,有四個門,充滿了各種的莊嚴飾物。在其內,一個八獅子寶座上有一個雜色的絲質坐墊,其上有蓮花和月輪,覆蓋著菩薩鹿的皮。座位上坐著一切種姓之主ˋ全知的勝者之主ˋ偉大的十四世的達賴喇嘛,呈現著觀世音菩薩的形像。他的臉是如此的莊嚴美好,你可以永遠凝視而永不厭足;他的語言無礙;他的心意自然專注。這位三界的怙主在自然的光明中顯現無上的化身,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穿著三件法袍,右手作說法印,左手結定印,頭上有佛頂髻相,腳底有法輪。


 
  佛子菩薩們如陽光中的塵土般盤繞在導師四周,他們的心是平等的,有如水倒入水ˋ空溶於空,卓越而明亮。過了一陣子,一個人出現告訴我:「祖古!來!如意寶現在要接見你。」


 
  雖然一種不可思議的愉悅感升起,我也興起一個念頭:「我沒有哈達和代表曼達的供養,怎能進入他的住處呢?然而,這麼好的機會也不應該浪費一點點的時間;何況,我的心的本質,從無始以來就解脫於生滅和常住兩端,它周遍而不變,是開展輪迴ˋ涅盤與道的基;它的空性是法身,它的明分是報身,它的大悲遍滿是化身;它是大樂的ˋ清明的ˋ無念的,和如意寶的心是不可分的。如果我準確的認識到這點,那麼我還希望什麼更好的曼達呢?」


 
  所以我就以這樣堅定的信心進去了。立刻,天空中響起開啟喜馬拉雅西藏教法的大師們的聲音:「遍智依怙法王此刻正要前來見你。」這時,我不由自主的縮小變成像晚秋的蜜蜂一樣。我既虛卑又窘迫的往上看,整個東方的天空充滿了彩虹ˋ光明和光束,以及海螺ˋ號角ˋ魯特琴和長笛的聲音。太陽的光束形成了各種的通道,我先前在博窩馬空隆見到的瑪哈咕嚕大步走過來,後面跟著穿著國王服飾的赤松德贊和穿著西藏女服的移喜措嘉,接著是法王的五位化身諒尼瑪韋瑟ˋ咕嚕確吉旺秋ˋ仁增過吉登突ˋ班千貝瑪旺嘉和偉大的第五世達賴喇嘛,以及大班智達朗宗巴和勝者龍欽巴。這些前譯舊教密續教法的持有者如雲般到來,坐在佛陀面前。


 
  從南方雲海通道前來的有三位穿白衣的大師薩千貢噶寧波ˋ索南澤莫和札巴堅贊,以及三位穿僧服的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ˋ哦千貢噶桑波和察千洛色嘉措。這些榮耀薩迦教法的持有者如雨般降臨,坐在佛陀的右邊。


 
  西邊由彩虹和雲組成的通道上,前來三位白衣大師洛札的大譯師瑪爾巴ˋ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和哦秋多傑,以及三位穿僧服的無比的岡波巴ˋ噶瑪巴杜松虔巴和帕摩竹巴。這些榮耀的噶舉教法持有者如同雷電的閃光般到來,坐在佛陀的後面。


 
  北方由彩虹和雲組成的通道上,勝者宗喀巴ˋ賈曹傑ˋ克主傑ˋ傑尊喜饒森給ˋ局千貢噶敦珠和根敦珠巴,全部穿著橙黃的僧袍。這些無比的甘丹教法持有者,有如高漲的大河般到來,坐在佛陀的左邊。


  從各方彩虹通道前來的,還有勝者根敦嘉措ˋ無上勝者索南嘉措ˋ他的秘書松饒嘉措ˋ勝者雲丹嘉措ˋ無上勝者羅桑嘉措ˋ他的祕書蔣揚札巴ˋ勝者倉央嘉措ˋ勝者格桑嘉措ˋ偉大的法主阿旺秋登ˋ勝者強百嘉措ˋ勝者隆朵嘉措ˋ 他的舅舅欽瑞旺秋ˋ勝者楚臣嘉措ˋ勝者克珠嘉措ˋ勝者成烈嘉措ˋ勝者土登嘉措和祖古久美欽列南嘉。這些僧眾們,像豐滿的芝麻擠滿了油一般的到來,坐在佛陀的四角。


  他們以同一的聲音一起念誦《入行論願文》中的長品〈供雲〉,從「為持妙寶心」開始;以及《普賢行願品》,從「十方世界諸眾生」開始。這時,天地和其間的天空都充滿了無量的無上供養雲,帶給諸勝者和他們的子女以心智的愉悅。


  於是,總集諸種姓的瑪哈咕嚕跳起舞來,並且唱起金剛歌來:「這神奇的音樂顯現如同任何事物,切勿執著偏心和成見。一切事物只是我智慧展現的開端,如同尊勝幡的羽飾聳立於他人之上的是東方的勝者宗喀巴!他是三世一切諸佛的外相,他在雪域散佈教法的心髓而無與倫比,這樣的人在過去從來沒有,在未來也很難再現。教法的持有者!要在道的開頭趕上他,依你們自己上師的教導學習主要的修法,最後展現四身,實現廣大眾生的利益!」


  他說:「此土日間樂善,夜間也樂善。」於是天上降下吉祥的花瓣,而賓客們就消失了,有如薄霧吞沒了大山。坐在中央的觀音菩薩轉變成為第十四世的達賴喇嘛,然後坐到我頂冠上去,而我仍然可以看到他。他以愉快的表情和燦爛的笑容問我說:「你什麼時候到達這裡的?你看到今天的善妙景象了嗎?對你的心產生怎樣的影響?在附近四處走走,好好享受一番。既然多生多世以來我們的聯繫把我們熔鑄成為同一個人,我當然會時時照顧你。生生世世,我片刻不和你分開。所以要感到高興。」


 
  得到這個令人寬慰的保證後,導師和眷屬們像彩虹般消失了,不可分於無對照的境界。既然這個最近的經驗揭露和反映了我過去ˋ現在和未來的生命,我特別把它記錄下來,以確保這個吉祥的聯繫不會有任何遺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