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3320594-753689950.jpg   

 

作者:zhunaiyu@hotmail.com

 

          自己學佛的經歷其實是很曲折的,剛開始接觸佛法的時候,卻是跟了一個所謂的佛陀的再來者在學,結果不但什麼也沒有學到,還搞得貧困潦倒。那個人先稱自己是杜松淺巴法王子(第一世大寶法王),然後又說自己是未來的獅子吼佛,最近說自己是第三世多傑羌佛。現在回過頭看看真覺得好笑,那是變戲法的還是賣狗皮膏藥的江湖混客?可當時還是很相信他們那批人,其實是自己的業障太重而造成的。起先還見不到這個第三世多傑羌佛,還只能跟著他的一個台灣的弟子陳XX學佛,這個陳XX自稱是有史以來娑婆世界八大活佛之一。這個人很搞笑,首先是和自己的女弟子有染後只能離婚和女弟子結了婚,大家都稱這個女人叫師母。第二、到大陸來每次吃飯沒有鮑魚、魚翅是不動筷的,本人和他吃過幾次飯,也請他吃過飯,他還喝酒,每頓飯沒有幾千、上萬是下不來的。他的老婆(大家都叫師母)每次到大陸就喜歡吃活的小龍蝦和活的大閘蟹。第三,他還抽煙,弟子供養的雪茄煙照吸不誤。第四,強要弟子的房地產,都是我親自經歷的。第五,還在大陸搞傳銷。最後好像受到了弟子的聯名舉報,現在已經不敢再進大陸了。

 

    就是這樣的混混,我還跟了他很久,那時真是豬油蒙了心,可見我們眾生在業障深重的時候,是什麼也看不清楚的。後來他總算答應帶我們去美國見那個所謂的第三世多傑羌佛,在見面前規定供養不能少於多少錢(真可笑,也真可氣),這時我已經隱約感到有問題了,但又想去一次美國不容易,先見見這個所謂的第三世多傑羌佛再說吧。見到這個所謂的第三世多傑羌佛,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很一般的人,既不莊嚴也不慈悲。從見到他一直到離開,他沒有說過一句佛法。他說從不收供養,但我們給他供養,他照收不誤。只是嘮嘮叨叨說深圳公安局不能通緝他,現在深圳公安局和他在談判要退回給他幾千萬等等。後來一個很有錢的師兄對我說:第三世多傑羌佛要他供養10萬美元,然後可以封他為仁波切。我聽了後才真正感覺不對勁了。在網上查了很多資料,看到了太多證據,同時也回想起這些年所走過的路,終於清醒了。那時從內心非常嗔恨和厭惡他們這批人,再見到面恨不得抽他們耳光。但現在我已經不再恨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同時對他們這些人也生起了慈悲之心,真正希望他們這批人能夠早日懸崖勒馬,不要再害自己和其他眾生了。

 

      網上有一個朋友如是寫道(原文):《楞嚴經》: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栴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

 

      如上,自稱得上人法已是如此,何況此人自稱得究竟佛位?乃至自稱釋迦牟尼佛等多位佛陀之師?

 

      為求區區幾十年名聞利養,而不顧無量劫墜於地獄之極苦惡報,是為可悲憫之人。我想用這段話總結他們這批人很確切。

 

      但是我卻浪費了好幾年,錢也丟了很多。錢丟了也就算了,但是這個世界上真有佛法嗎?我迷茫了。有一天我跪在佛像前祈求佛菩薩的加持,祈求護法的幫助:如果這個世界真有佛法,有佛菩薩存在,請護法指引我能見到一個真正的佛教上師。當時我祈求的就是這句話。不可思議的事情馬上發生了,第二天我就強烈感覺要去找一個姓程的師兄。找到程師兄後,他馬上介紹我去找一個噶舉的仁波切的侍者,說這個侍者正好在本地,我馬上去找到了這個侍者(普尼瑪喇嘛),談論了很多,我覺得這不像騙子,而且喇嘛很樸實,說話很柔和,眼神裡完全是為了你在著想,動作一板一眼,有時還有點害羞。我想那就去見見他們的上師吧,如果還是騙子,我就當場一腳踢翻他。

 

      我實在忘不了第一次見到上師——尊貴的噶千仁波切的情景,現在寫這一段的時候,心情還是很激動,眼睛裡有淚水……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是1224日 中午十分,我在噶貝喇嘛的帶領下,進了尊貴的噶千仁波切的房間,房間很小,沒有什麼擺設,兩邊的書架上擺滿了佛教藏文的書籍,一個老人盤坐在一個很大的椅子上面,他的頭頂上隻掛著一幅唐卡,椅子旁邊有一個茶几,都是一些很舊的家具,房間裡瀰漫了煙香味,但卻很好聞。我看到這個老人很慈祥,12月份卻光著半邊身體,上身還斜掛著一個紫紅色布袋,裡面鼓鼓囊囊的,他對面的窗子全開著,陽光很明媚。這時盛噶仁波切也來了,他來幫助做翻譯。當時我在想,你們如果是假的,老的我就不打了,你這個年輕的我可要掐你脖子了。這時尊貴的噶千仁波切,笑瞇瞇地伸開雙手,要擁抱我,口裡用不熟練的漢語說到:你好,你好……” 那時我的心好像突然炸開了,所有的情緒和感情像掘開口的堤壩,猛然推動著我撲向面前的老者……我從來不會哭,就是哭也是很表層感受而已。那時我哭得像個傻子,在尊貴的噶千仁波切的懷裡,就像一頭迷途的羔羊又回到的牧羊人的懷裡,又像一個受委屈的孩子找到可以哭訴的人了,鼻涕和淚水都流在尊貴的噶千仁波切老人家身上,當時我卻有點迷迷糊糊的想睡覺,耳朵裡只聽到尊貴的噶千仁波切在唱誦著什麼,一隻手在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

 

      那天是我的新生日,我沒有踢任何人,只是想狠狠地踢走那些無始以來的無明煩惱。第二年我去了西藏和青海的祖師廟,才真正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藏傳佛教,那些藏民族的人們十分樸實,我很難忘懷他們那一張張憨憨的笑臉……

 

      尊貴的噶千仁波切用他那無限的慈悲,關懷著我們這些眾生。他像我的父親,從此在學佛的道路上指引著我們走向解脫成就的道路,教我們升起自覺、覺他的菩提心,對一切眾生的慈悲心、愛心。

 

      之所以我要將前後兩次學佛的經歷寫出來,是想告訴大家,要遇到真正的佛法真不是容易的事情。遇到了真正的佛法,我們還要努力精進地去修持,在平時生活中點滴地積累功德,自覺覺他,和一切眾生共證佛道。同時也想告訴那些還在迷途中的朋友們,該清醒了,人生苦短,到時候真來不及了呀!

 

      以上為個人心得體會,錯謬之處請大家諒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