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oK8Bpgy6ZYq0CoRR7b&690.jpg  

 

作者 佚名

 

六祖慧能大師的肉身在文革期間被紅衛兵小將破壞,有紅衛兵用鋸子鋸慧能大師的脊椎,竟然從裡面留出鮮紅的血!紅衛兵當時被鎮住了,不敢再鋸。

 

後來六祖慧能大師的法身被遊街,善良的的信徒在夜間偷偷把大師的法身藏了起來。

 

文革結束以後,趙樸老知道此事,寫信給廣東省委,當時的省委書記習仲勳馬上組織人,保護好六祖慧能大師的法身,妥善安置,用心保護。

 

習仲勳,就是現在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爸爸。


可以看出,因果報應,絲毫不錯的。

 

六祖靈骨被佛源秘密保存起來,香港聖一法師到南華寺,按照佛源的指引偷偷地拍照,記住了埋藏的地點。

 

一直到1979年,佛源獲平反,隨即奉調到北京中國佛學院主講律學,見到了明真、巨贊兩位法師,告知以六祖真身事,又向趙樸初先生作了禀報。趙樸初一聽,大為震驚,認為這是一件大事!佛源回憶道:樸老馬上寫信給習仲勳(當時廣東省最高領導)要他派人到南華寺處理這件事。

 

習仲勳接信,馬上派專人去南華寺做工作,但當時的形勢是宗教政策尚未完全落實,南華寺方面不同意恢復供奉六祖。來人向南華寺方面傳達習仲勳的原話:同意要恢復,不同意也要恢復!話說得擲地有聲,毫不含糊。南華寺方面只能聽命。趙樸初隨即派佛源從北京趕回南華寺,協助處理。習仲勳嚴令保護六祖惠能真身舍利。

 

這段歷史,在佛源老和尚的回憶中,十分感人:六祖靈骨取出時,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濕,肋骨已有霉變,但仍有條塊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時的形象。丹田祖師的靈骨就更不如從前了。我將二位祖師的靈骨捧回自己的屋中,用木炭火烘乾抹淨,用一整塊檀香木將脊骨、肋骨一節節駁接在檀香木上,粘好之後,再如法放入真身內。外用綢布和漆封閉,並在檀香木上刻記,載明因果。六祖的腑臟已朽,只好烘乾成末,與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於六祖胸內。當時我嚎啕大哭,發誓要生生世世護持六祖真身。當年的情況難以想像,如果我知道我不會死的話,決不會把六祖、丹田的靈骨埋到後山,受此損壞。此事我亦未盡到保護之責,心裡難受之極,只有今後更加細心愛護常住,捨身忘命也要保護好六祖。

 

佛源老和尚親眼所見,六祖靈骨,歷經一千二百多年,仍是金黃色,且堅硬沉重。而丹田祖師的靈骨相對呈黑色,分量也輕得多,端的有金銅之別,確實不可思議。

 

佛源老和尚還反思道:如果不經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絕不會受此損壞的,我作為六祖的兒孫,不知道為此哭了多少次、多少年!但那個年月,周圍每天都有人盯著我,誰敢露面哭泣。有的人只顧自己出風頭,管他六祖不六祖。憨山大師也被一個獅子蟲砍了一刀,好在胸背只打了酒杯大的洞,沒有如六祖、丹田那樣把臟腑都掏出來。

 

477032754_m.jpg                                                                                六祖大師真身舍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