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rIhyDgy6RRYLyPCE48&690.jpg  

 


作者佚名

 5f0f9e07gd8924b3d1c6f&690.jpg    


張成保,男,196711月初五出生於某市原相村。據張自述,他前世是本市石秋村人,名叫武林娥,女,男人叫周毛子。 39歲那年,因肺病死於古交市醫院。留下最小的女兒才六個月。張談她的轉世過程時說:十一月初五那天早上,病房的門開了,進來幾個人,我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就從床上爬起來,從門上出去了。在路上碰到一個背毯子的人,我就坐在毯子上跟那人走了。到原相村,進了一個大門,院裡有很多羊,我就從毯子上跳到羊背上。我騎著羊進了我媽的屋子,正趕上我媽生孩子,於是,我就投胎了。


張的母親說:十一月初五那天中午,我臨產時,突然一隻​​羊把門頂開,進來後在家裡轉了一圈就出去了。羊進家是常有的事情,我當時也沒有在意。在成保2歲剛會說話時,有一天村里來了一個收豬的人,在秤我家的豬時,因重量一事我與收豬的吵起來。這時,突然聽到孩子叫道:媽媽不吵了,他是我村的武拉孩。這一叫,把大家都弄糊塗了。收豬的更覺得莫名其妙,這個村他一個人也不認識啊。保成說,他前世是石秋村的,並要收豬的給他前世的男人周毛子捎話,要求週來看他。從此,張成保經常念叨前世的事


張前世的妹妹武參娥說:姐姐活著時,姐夫待她不好。她轉世後,見了我就是哭泣。張第一次來我家時11歲,我有意考察過他,比如給祖宗上墳時;讓他在前面走,說出各個墳是誰的,他都一一說對了。他對姐姐的孩子親切異常,母子之情溢於言表,這種感情,一個11歲的孩子無論如何是裝不出來的。張前世的男人周毛子說:我第一見成保是他11歲時。這孩子的言談舉止處處像我已故的妻子,正像前面小姨子說的一樣,經過多次接觸觀察,我相信他確實是我已故的妻子。後來,他想讓我把戶口再遷回來,這裡有兒有女,有外甥,這種心情我能理解,但人只能死一次,現在又是人塔伙子,這種關係該如何處呢?所以我沒有答應


據張母講,成保6歲就會縫衣服上,喜歡玩女孩子的遊戲。成保前世不喝紅稀飯,現在也不喝。

 

現在,張儘管是個大小伙子,但母子關係仍未中斷,而且往來更加密切。前世的外孫們親切地管他叫男婆婆
  
  

 6b36746fgf941bbb31709&690.png


                                             女轉男的賈於亮

          

 

例二,賈宇亮,男,1975年生於某縣柳林鎮,曾在某中學上學,初二退學,現在修理部門工作。據賈自述前世是穆村王有記之妻,名叫劉巧,1956年因車禍死,時年34歲,留有兩子一女,18年後劉轉世即賈。賈母說:賈三歲那年,她帶他去河邊洗衣服,途中看到一個30多歲趕車的男人時,賈就失聲痛哭,鬧得她莫名其妙,不知何故,就拉他走,他不肯走,越發大哭大鬧,她就打了他,結果衣服也沒有洗完就領他回家了,回家後,仍然啼哭不止,她不想理他,他姨姨哄了哄他,問他為什麼哭,他說剛才看到的那個趕車的是他前世的兒子,叫曼羔羔,並怨恨其母不問青紅皂白地打了他。根據賈提供的情況,我們去穆村找曼羔羔其人,可人們都說不認得,後來找到賈前世的丈夫王有記詢問此事,​​王說:曼羔羔是我兒的乳名,只有他媽這樣叫,所以別人都不知道。


賈前世的丈夫和兒子也曾多次去看望賈,並帶賈回穆村舊居尋找埋藏的錢財。因舊居已出租未找到。

              

6b36746fgc202ca049dae&690.png                                                           男轉男的於馬馬

  

 例三:於馬馬。男,1957年出生於某縣於家溝村,前世是王家莊村人(離於家溝15里路),名叫王喬家,以拉駱駝做買賣為生。 1946年因病死亡,時年27歲。死時有7歲的女兒叫王金蘭,十一年後王轉世生於某縣於家溝村,名叫於馬馬。為了證實於馬馬是再生人。我們對於馬馬的母親、姐姐及於前世女兒等進行了詳細的考察。據於的母親回憶,於剛會說話,就問他母親:我出生時,你計劃把我生在尿盆裡淹死,但未能成功,我的頭在盆邊碰了一個大包,對不對?這一問話驚呆了於的母親。因他家子女多,生活貧困,是計劃將他生在盆裡淹死,但從未和任何人說過此事,他是如何知道的呢?於3歲時,就和孩子們做拉駱駝的遊戲,並喊著拉駱駝的口令(在這之前,從未有人教過他這些)。有一次,村里來了幾個拉駱駝的,其中有一隻小白駱駝,他跑過去抱住這只駱駝痛哭止,周圍的人很奇怪問他哭什麼,他說:我從前就是拉駱駝的,也有這樣一隻白駱駝。人們聽了這句話,都覺得莫名其妙。於的母親說,於6歲那年,一定要回王家莊看看前生的家,並要求帶兩樣禮品,粉條和土豆(是他前生母親喜歡吃的東西)。他的母親只好照他說的去辦了,並對他母親說了前世的母親、姑姑、弟弟等親屬各住的窯洞。當他進了前生母親住的窯洞時,主動上前叫了一聲,把帶來的粉條、土豆交給前生的母親。他母親問:你為啥來看我?他說:我知道您重病在身,快要下世,讓您見我一下。當時看熱鬧的人很多,他前世的妻子也在場,感到很傷心,就一個人躲進了廚房,6歲的於追過來,在她腿上拍了一下說:你這兩年闊起來了,穿上了條絨衣服60年代,在村里條絨就是上等的衣服)。他妻子說:你死時留下什麼沒有?於很生氣地說:現在說還頂個屁,當時我讓你到泥盆下面取那塊大煙,你為什麼不去呢?這句話說得妻子失聲痛哭。事後,他妻子回憶說,金蘭的父親​​臨死時,告訴她有塊大煙埋在泥盆下面,讓他馬上收藏起來,以便日後供他母女倆生活,但他妻覺得人病得快要命了,哪能顧及這些呢,結果等把他安葬了再去取大煙,只剩一個空罐子了,當時他妻就悔恨交加。於前世的女兒金蘭說,她在23歲那年知道的這事。她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情,買了幾個芝麻餅子前去於家溝看於。到於家溝還沒有進院子,就遇到了於。初次見面,於上前很親熱地拉住她的手,一直拉到家裡。金蘭把餅子給了他,他毫不客氣地全部收下,於的弟弟要爭著吃,他說:這是我女兒金蘭給我拿的,又不是給你的,不能吃。金蘭說:你才6歲,我已23歲,怎能說我是你女兒呢?他說:你自己知道。呆了一會,她該告辭了,於怎麼也要留她吃飯。她只好留下吃了飯,飯後,她帶他到院子裡,悄悄地問他他前世死時留下銀子沒有?他說:銀子和金票一共一罐,埋在牛槽下面。在於第二次回到王家莊時,按著他指定的地點去找銀子,刨開牛槽看時,果然發現一包發了霉的紙幣,並未發現銀子。這次他們一塊到山上為老祖宗上墳,於走在前面。他能準確地認得金蘭爺爺、父親及其他祖宗的墳墓。並指著金蘭父親的墳說:以後你們別再給我上墳了,我已經到了於家溝了。上完墳他在村里轉了遍,誰家在哪個院住,說得完全正確。有個鄰居不信於是個再生人,故意提起一件往事,這個鄰居說:日本人在時,有一次,幾個日本人把你抓到柳林,你家出了多少大洋把你贖回來的?於用小手翻了三下,意思是三個五十共一百五十塊大洋贖回來的。在場的人不得不相信於是個再生人。 
 
 

於的姐姐於蘭子回憶說,每當她母親給他兄妹分吃的時,於就說:給我多分一點,別看我小手小腳,實際我是個大人。在3歲那年,村里來了個婦女,他快步追上去問人家:你認識我嗎?”這個婦女說:我不認得,你是誰?”“​​我叫喬麥皮,讓我母親來看我。原來這個婦女就是他前世的姐姐,於前世叫喬家,說這些是為了引起對方的回憶。於從小氣質不凡,具有大人的談吐。他所知道的前世的事,確實是活生生的事實,奇怪是每當與這些親戚見一次面,或與別人談及此事,就要頭痛嘔吐,大病一場,所以家裡不讓他說此事。我們在考察時,只讓我們拍了照。 

   

 6b36746fgc202cdce2e79&690.png


            前世為男,現世為女的折國娥

 

折國娥,女,19783月出生於某縣東塔村,現年14歲。


據折自述,她前世是馬家灘村人,叫張福大,死於19771129日,時年57歲,留下一兒一女,兒子叫張吉林,是石千峰煤礦工人。折對前世生病,別人打他,他自尋短見跳井等事記得較清楚。折說:他前世死後還看見人們將屍體裝殮,以後他無處可去,便在村子周圍遊蕩。四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他乘坐一輛過路馬車到了東塔村,不由自主地進了折家,正趕上折家生孩子,於是他就轉世了。

 

折的父親講:折兩歲多會說話時便嘮叨她前世的事,她父親以為她胡扯,曾打過她兩次,一段時間不說了,但不久又照常講述前世的事。這樣漸漸引起她父親的注意。他根據女兒提供的情況,託人去馬家灘村打聽,果然有此事,與折說的完全相符。折前世的兒子聽說其父轉世的消息後十分驚喜,但又不大相信。報著審視的態度去東塔村看了折。折的父親親自去馬家灘進行考察。結果確認了折的確是張福大的轉世。在張吉林結婚時又邀請折去參加婚禮,當時折年僅四歲。但張家仍以對待生父的禮儀接待了折。折流著眼淚一一看望了前世的親人,別人問她認識不?她說都認得,還看了她前世母親住過的房子和她前世住過的房子.晚上去鄰居家睡覺時,鄰居故意領錯路,折馬上就說:咋,你還哄我嗎?”
 
從馬家灘回去後折非常高興,告訴她媽說:我都見到了,放心了。並拿著一塊布料說:這是我老婆給的,快給我縫(確是張吉林的母親送給折的)從此折不再講前世的事了。 1989年張吉林的孩子過生日,折因上學不能去,就親自結了一個紅繩吉祥鎖,並說:爺爺結個鎖,祝我孫子健康平安。托折的老舅送了去。
   
例五。,龐**(注:本文以下標註**者,均為本人不同意披露真實名字),女,家庭婦女。 1940年出生於某縣鋤溝村,現嫁某縣康家溝村,男人李**。龐自稱自己前世是某縣胡家峁村人,名叫得料,生有一子二女,因護理得病的大女兒染病死亡,時年60多歲。龐再生到鋤家溝村後,其前世的子女多次看望過她。龐見到前世的子女後失聲痛哭,母子之情未忘。最近幾年其前世的女兒還去看望她。龐6歲時,其前世丈夫-------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曾攜帶禮品食物專程去看望過她。龐前世嗜好吸煙。再生後兩三歲就開始吸煙。龐說:小的時候很喜歡吸煙,當時吸不起紙菸,就吸旱煙,怕大人們看見罵,總是背著大人偷吸。龐前世埋藏有銀元、首飾等物,經龐的指點均在胡家峁龐的舊居中挖出。龐對其前世的兒子,找到銀元而未分給她一些表示不滿地說:太不像話,我不說,他們永遠也不會知道,我說了卻連一塊錢也不給我。龐的嫂子說,龐7歲時,領她到田家溝走親戚,進村後,龐告嫂子說她侄女也住在本村,並一定要去看望,她拗不過她就讓她去了,後來她告訴嫂子,在侄女家吃了餃子,還給了一塊錢。龐的父母早已去世,龐的兄嫂、叔父均證實了龐再生的事實。 

                    

例六,高**,男,1945年出生, 任某縣農業局事務長。高自述,前世的某縣舊南街人,是女的,丈夫姓馬,地主成分。 1945年斗地主時,被嚇得病而死。時年32歲,留下一子一女。死後身不由已,出門後跟上兩個鹽販子曉行夜宿過了黃河,行至堡子塔村,鹽販子們休息了,高毫無目的地在村里遊蕩,當走進一戶人家後,忽然覺得渾身涼涼的,再一看手也變小了,腳也變小了,才知道自己已死,並又投胎了。高小時常住在姥姥家,每當刮風下雨,雷鳴閃電時,他就要站在大門外大聲叫喚著他前世兩孩子的名字說:天要下雨了啦,快回來。開始人們都以為他在胡亂叫喊,時間一長發現他是再生人。高每講一次前世的事就要病一次,所以大人們就禁止他說前世的事。高具有超常功能,他從未學過醫卻會人診病,並有用遙診、預測等功能。

今天想起一個有關再生人的真實故事,是一個同事十幾年前告訴我的。故事的地點發生在甘肅渭源,有一婦女懷胎十月,這時她的大女兒有六、七歲了,在她準備分娩的時候,大女兒在小河邊玩耍時不幸掉到河裡淹死了,也就在幾乎同時,她的二女兒也出世了,到二女兒會說話的時候,她就告訴媽媽,她就是大女兒,她又回來了。後來經過多方驗證的確證明二女兒就是大女兒的轉世再生人。

 

這個故事也可算是轉世再生的一個特例。今天拿出來與網友們分享。希望大家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札西達吉 的頭像
札西達吉

普陀拉虹光世界

札西達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